第132章 都是梦境

    “这是什么地方?”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疑惑的问道。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现代化房子,白色的窗帘,黑灰色调的沙发,柔软的大床,白色整齐的书桌,我曾经想过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会再各种恶心的地方,但没有想到会是在这里。

    我穿着一身宽大的枣红色卫衣,看着衣服的大小就知道不是女人的款式。

    冯书源端着一个杯子,站在窗前,双手环胸的看着我,见我醒了过来,才将手中的杯子递给了我,一边说道:“你醒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道:“冯书源?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南浔呢。”

    脱口而出的名字让我感觉又心痛又陌生。

    冯书源去挑了挑眉,坐在了我的床边叹了一口气道:“你莫不是又犯病了?”

    什么犯病了,冯书源到底在说什么?我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好像记不起自己要说什么一样,只能够隐隐绰绰的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

    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大吃一惊,冯书源从他的包里面摸出了我的,还有一个日记本,看着我说道。

    “你叫冯八音,今年24岁,我是你的兄长冯书源,三年前你因为煤气罐爆炸,伤到了脑子,后来就断断续续的出现失忆和幻想,但那些都不是真的,你看着我,放心吧,哥一定会把你的病治好的。”

    冯书源握住了我的手,我匆忙的松开他的手,将水杯放在一旁,警惕的看着他道:“你在开玩笑吧?我姓冯?我明明姓秦,我今年才19岁,怎么可能已经24了,还有什么鬼煤气罐爆炸,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冯书源怎么一醒来就跟我说那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难道是为了骗我,可骗我也得想个好一点的谎言吧,这故事简直破洞百出。

    “你这一次已经睡了一周了,不知道你这次又做什么样的梦?能跟哥哥说说么?”冯书源看我的目光温柔又担心,就像是一个兄长对mèi mèi的关怀。

    我却狐疑的摇了摇头,虽然心里觉得冯书源说的是假的,但是为什么我好像记忆有点模糊了,有些记不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梦?你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吗?南浔,柳复苏,还有害我的安小妖?他们都是我梦中的人物?”虽然我的记忆很模糊,但我昏迷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幕依然留存在我的脑海当中,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南浔是怎样背叛我的,我所信任的人是怎样当着我的面伤害我的。

    光是想想我就觉得胸口难受得无法呼吸。

    对了,冯书源说我是做梦,那我就猜穿他的谎言给他看看,我下意识的拉下衣领,看向了自己的胸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天晚上我用刀子插入了自己胸口的位置,取出了心头血,因此催动了那手镯收服了鬼胎。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低头看到的却是一片白皙的肌肤,肌肤上别说刀伤了,一个刀痕都没有?我又看了看之前因为我救南浔,受过的那些伤留下的伤口,结果却发现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真的是梦吗?”我楞楞的问道,冯书源似乎一点也不吃惊,他叹了一口气,重新将水杯塞进我的怀里说道:“先喝药吧,你要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翻看面前的日记,我是你哥哥,我不会害你的,相信我好吗?八音。”

    熟悉的名字,但这个八音已经不是那个八音了。

    我到底是谁?这一刻我也迷茫了,身上的伤口没有,周围又十分的陌生,鬼胎也没有了,安小妖南浔他们也不见了,难道真的像冯书源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做梦吗?

    可是一个梦有那么真实吗?我在梦里面曾经那么爱过一个男人,结果却被背叛

    如果这一切真的是梦,那还真的挺好的,因为梦醒了,心脏就不会再痛了。

    我乖乖的喝下冯书源给我准备的药,并且翻看了他给我的日记本,上面的笔记我认不出来是谁的,大概是我的?上面记录了一些我受伤之后清醒过来发生的事情。

    大多数都显得荒诞而可笑,显然关于南浔的那个梦,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常常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

    现实是我已经24岁了,我有一个哥哥,叫冯书源,我叫冯八音。

    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努力的去回想我之前的记忆,结果却发现十分的模糊,只有那些记忆深刻的片段才能够勉强想起,为此我还专门去问了冯书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了想才对我说道:“大概是做梦残留的一些场景,你刚刚醒来对梦中发生的一切还记忆犹新,但等你再过一段时间,梦中的记忆会渐渐的消失不见,等你到了明天就完全想不起之前做过一个怎样悲伤的梦了。”

    真的是梦么?

    我现在也迷茫了,因为我没有办法证明我是秦八音而不是冯八音,我拥有冯八音的,上面zhào piàn也是我,因为失忆的问题冯书源不让我出门,就算出门也必须有他的陪同。

    我没有办法,只好在这个陌生的环境生活了一周,这一周我了解到冯书源是一家大医院的神经科主治医生,我生病之后他就将我接到了郊区,专心的替我治病,而他说我梦中遇到的那些鬼啊,妖怪的其实都是不存在的,一切都不过是我的臆想而已。

    一开始我还不信,可是推着时间的推迟,我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过什么,甚至南浔这个名字也只是偶尔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一闪而过,但要想想这个名字所拥有的那张脸我却完全想不出来。

    我在郊区住了半个月,冯书源说我恢复得不错,所以晚上带我出去逛超市,买点菜回家,我难得出去一次十分的高兴。

    换了新衣服之后就跟他出了门,来到小区附近的一个超市。

    冯书源也不可能随时的看着我,千叮呤万嘱咐的让我不要乱跑,等会在结账的地方碰面,结果我却在路过水果区域的时候,突然跟一个男人相撞。

    我错愕的抬头,结果却发现面前这个男人戴着帽子,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来,虽然我看了一眼,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他的脸十分的模糊看不清,就像眼睛起了一道雾气一样。

    我正准备开口,结果那男人却主动道:“八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