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再次相逢

    没等机甲恢复平衡,数枚导弹就从天边飞了过来。

    纳粹为机甲配备了大功率的电磁装甲,一般的反坦克导弹根本就打不出伤害,然而这次袭来的导弹可不是普通货色。

    这种导弹并没有采用传统的化学破甲弹头,而是采用了动能战斗部,内置了一枚细长的碳化钨弹芯。

    与其说是导弹,倒不如说是大口径的穿甲弹啊。

    在助推发动机的推进之下,导弹很快就达到了五倍音速,速度比起坦克炮发射的穿甲弹也毫不逊色。

    轰——

    纳粹的电磁装甲虽然破坏了导弹的外壳,但依旧未能阻挡内部的弹芯。

    这种大型导弹携带的弹芯自然又粗又长,就连140mm炮的脱壳穿甲弹都比不了,穿甲能力同样不会弱到哪里去。

    即便有着电磁装甲,纳粹的机甲还是抵挡不住这个级别的攻击。只能说导弹堆的料实在是太恐怖了,量变最终引起了质变。

    “打的好!”

    见到纳粹机甲缓缓倒了下去,音羽不禁欢呼了起来。

    伴随着喷气式引擎特有的声音,数架战机从纳粹机甲的上方飞了过去,刚才的导弹显然就是它们发射的。

    “千鹤这些年果然在运营啊。”

    虽然不知道这些战机的具体型号,但从采用了隐身布局上来看,这玩意应该是四代机没跑了。

    跟在战斗机后面还有一队旋翼机,它们的外形有些类似于鱼鹰,只是将两具活塞式发动机换成了喷气式引擎而已。

    大部分的旋翼机都飞向了反抗军驻地,不过仍有数架向着音羽靠了过来。

    旋翼机的两台喷气式引擎推力都很大,在它们降落的时候,音羽不得不用双手压住了裙子,这才勉强避免了因为上升气流而走光。

    “诶嘿,我没有来迟吧?”

    旋翼机的舱门缓缓打了开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音羽的面前。

    “千鹤……”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千鹤也依旧还是那个样子,时间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看来坎蒂丝也不算黑心,没在千鹤身上偷工减料呢。

    “呜呜呜,音羽我想死你了——”

    没等音羽反应过来,千鹤便猛地扑向了她。

    “你给我冷静一点啦。”

    虽然嘴上说不要,但音羽却并没有制止千鹤,而是就这么任由她在胸前磨蹭了起来。

    “对了,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音羽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说道:“纳粹正在进攻此地的反抗军驻地呢,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吗?”

    前往反抗军驻地的纳粹不算少,也不知道贝拉她们能够坚持多久。

    “放心吧,我的先遣部队在纳粹出动前就就位了。”千鹤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有些得意的说道:“普通的纳粹士兵根本就不是那些孩子的对手呢,早就被消灭干净了。”

    “等一下,你说先遣部队早就到了?”

    音羽歪了歪自己的脑袋,然后一脸疑惑的开口了。

    “嗯……啊,不对,没那么快的。”

    千鹤的表情瞬间发生了改变,然后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你早就到了对吧?让后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纳粹打?是不是我最后不扑街你就不出来了?这个英雄救美的剧本不错啊。”

    音羽用双手捏住了千鹤的脸颊,然后一左一右的拉扯了起来。

    “梅,梅有蜡,到的纸是一支偷鸡队而已。”

    虽然发音不太准,但千鹤还是尽力的解释了起来。

    “是吗?”

    音羽的脸上写满了怀疑,明显是不相信千鹤的说辞。

    “千鹤才不费骗人呢!”千鹤加大了自己的音量。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粽子先把手拿开!”

    “啊,抱歉。”音羽急忙松开了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手感太好了,一时间没有忍住呢。”

    千鹤的脸蛋非常有弹性,捏起来十分舒服,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

    “嘤嘤嘤,人家好心来救你,结果你却这么对人家,千鹤的心好痛。”

    千鹤啜泣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安慰一番,但音羽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没有变化。

    “别装软妹了,告诉我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吧。”

    “嘤嘤嘤……”

    千鹤并没有理会音羽,而是自顾自的揉起了眼睛。

    “泰拳警告!”

    “有话好好说,别随随便便就动手。”

    见到音羽亮出了拳头,千鹤这才急忙恢复了正常。

    对有些人讲道理是没用的,拳头才是唯一的真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音羽和千鹤都是如此。

    “音羽你那天回飞机之后就晕过去了呢。”千鹤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我将你带回了南极基地,然后试图用这里的设备为你进行恢复。”

    音羽点了点头,示意千鹤继续说下去。

    “我本以为音羽你最多躺个几天,不过实际却并非如此。”千鹤说到这,表情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你的身体几乎没有受伤,但意识却是一团糟,我根本就唤醒不了你呢。”

    “完全无法唤醒……吗?”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但音羽还是大致记得当时状况的。

    她感觉自己仿佛被人关进了一间小黑屋,明明还保留着一丝意识,但却无法感知到任何的事物。

    “苏白羽那家伙没有联系我们。”千鹤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接着继续讲道:“幸亏我也不是第一次被她卖了,回去之后就立刻收拾好了细软,勉强赶在纳粹主力抵达前撤离了呢。”

    “莉丝呢?”

    音羽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猛地对着千鹤开口了。

    “她没跟你在一起么……”千鹤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表情复杂的讲道:“看来,和我们作对的不只是纳粹呢。”

    “……”

    音羽并没有开口,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状况真的如同千鹤所说,那么事情可就复杂了啊——天知道苏白羽这家伙又在谋划着什么?

    ---------------------------------------------------------

    ps:周末啦,求票票啦,票票多的话咱就加更哦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