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冥火之心之迷离之境

    千里金钟肩膀的悬浮着一颗铁胆,这个铁胆发出的光芒照射在鬼城主的脸上,一双空洞的眼睛让人无比的害怕!千里金钟就想着赶紧结束这场厮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实在是太让他难受了,所以千里金钟奋力的使出了一招:“分金错玉手!”,鬼城主感觉到了千里金钟的攻击,强大的自信让他根本就没想着躲避,而是伸出了左手试图去抓住千里金钟的手!

    可是他太小看千里金钟的修为了,一招下去鬼城主的左手上的皮肤被打的稀烂,里面露出了黑色的支架,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人的白骨!鬼城主看着自己的左手就是一愣,这一个瞬间的分神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高手之间的对决就是这样每一刻钟的疏忽都以为着失败!就算是你在自信也不行!明月心的快攻和第一危朔的寒冰剑法一起招呼在了鬼城主的身上,就算是体力已经透支的齐意和温道子也都纷纷打中了鬼城主!

    招式完毕之后,这五人一起向后退去,看着地上一团还在嘎吱嘎吱响的东西,这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贸然的再次过去,而是看着这团东西居然慢慢的又站了起来!只是身上的皮肤缺少了一大块,其他的地方也都变得不完整了。特别鬼城主的脸上,一半边的脸都不见了,露出了里面森森的黑牙!

    鬼城主微微一笑说道:“想不到我这样的不死之身都被你们逼迫到这种地步,看来是我太小看你们了!接下来我可就不会对你们客气了!你们已经惹怒了我就要做好死的准备啊!”

    齐意看着鬼城主身体里面的骨架,吃惊的说道:“鬼城主,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你的脸和你的骨头不是同一个人的,你到底是谁啊!”,鬼城主笑着说道:“还算你小子有点见识,多亏了远古魔族中的高手,帮我脱胎换骨才让我有了这么厉害的修为,你应该听说过我们一族最强的傀儡啊,我现在的骨架就是那个傀儡的!只可惜我刚才大意了一下,被你们打中!现在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鬼城主在此的攻击了过来,对比着上一次攻击现在着五人心中多少有了一点底,起码知道了这人的来历,不会在对他一无所知了,就在鬼城主快要攻击过来的时候,第一危朔率先的发起了攻击,大喝一声:“四御冰封!”

    一个黑冰制成的封印瞬间就把鬼城主困在了中心,鬼城主的身体一停顿,明月心赶紧继续发起了攻击:“冰荆棘刺杀!”,在四御冰封结成的结界中间,不断的长出坚硬的冰荆棘,快速的就把鬼城主团团困住!

    千里金钟一看四御冰封中鬼城主已经被困住,赶紧祭起肩膀上的另一个铁胆,大声的说道:“铁日凌阳”,这个铁胆发出一道极其刺眼的光芒,一个小小的铁球瞬间被融化为为千万根铁砂,快速的攻击到四御冰封上,这些黑冰做成的结界很快就被这些铁砂融化,铁砂瞬间进入到结界中去,打中了鬼城主!鬼城主还在不停的挣扎,可是似乎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听自己的使唤,每一个挣扎的声音都变得越来越大。

    齐意和温道子在远处紧张的看着,他们实在是害怕这个鬼城主再次的攻击!最终这个鬼城主也没有出来,而是瘫痪在哪里不听的骂着极目一族的人,千里金钟微微一笑,回复了刚才的气势大声的说道:“鬼城主,你还敢在我们的面前嚣张了啊,我实话告诉你的铁胆乃是天上之物,可以幻化为极其细化的铁砂,这些铁砂都是带有剧毒的,他们打中你的身体,进入的你的关节,你还想动,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据对不肯能的事情!怎么样啊,你再出来对付我啊!哈哈哈哈”

    明月心和第一危朔看着千里金钟,心中一种说不出啦的感觉,倒是四御冰封之中的鬼城主不听的骂道:“你们几个居然敢暗算我,算不英雄好汉啊,要打我们就光明真大的大啊,使用铁砂算是什么本事,实话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对付我,我的族人远古魔族的南明离火大人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第一危朔看着这个还在叫骂的鬼城主,心中烦的很,对千里金钟说道:“前辈,你还有什么办法能把他给弄闭嘴啦,我听着他骂人心里就烦躁的很!”

    千里金钟说道:“第一公子,销毁这个家伙是早晚的事,我们不必急于一时!”然后千里金钟扭头对身后的齐意说道:“你赶紧过来搜查一下这个家伙的脑子,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我怎么感觉这些妖魔要有大动作呢!”

    听见了千里金钟的吩咐,齐意赶紧古来,第一危朔和明月心也把自己的招式收回,然后齐意把手放到了鬼城主的脑袋上,齐意紧闭双眼小心的搜查着,可是似乎没有什么进展!因为这个齐意的眉头一直是紧锁的!

    大家都很着急这是齐意说道:“大人,两位公子,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灵智,他的脑子早就没有了现在的一切动作都是身体自己行动的,说白了他就是一个会自己动的傀儡,我们一点情报都没搜查到!”

    千里金钟听见了齐意的汇报,似乎心里很是不高兴,快走了几步来到了鬼城主的身边,啪的一声就是一个耳光,然后大骂道:“老子差点死在你的手上,你居然一点情报都不给我们留下,看来我是不能对你太仁慈啦,免得日后看见你还得小心对付你!”说完这句话千里金钟打了一个响指,在鬼城主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团紫色的火焰,鬼城主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可是千里金钟丝毫不为所动,然后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拗断了鬼城主的下巴!而狠狠的说道:“我不喜欢听你的叫声,给我安静点!”

    就这样五人看着鬼城主慢慢的烧成了一具黑色的架子,温道子探出头笑声的说道:“这具骨架可真是宝贝啊,居然能够抵抗住大人的天神紫火!看来也真是稀奇之物啊!”

    千里金钟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就把它送给你吧,你回去也做点好玩的物件,给我看看!”,温道子说道:“是”,然后就像是得到了宝贝似的快速的去回收这个骨架了。

    鬼城主一死,整个地下的二层就变得无比的安静了,明月心和第一危朔看看千里金钟和齐意,然后慢慢的向白玉悬棺走去,千里金钟和齐意看见之后他们两个也跟着走了过来。

    四人围着这个悬棺,明月心向里面看了看,早已经是空空如也了,第一危朔说道:“我们把着棺材挪走吧,下面应该是一口井,我们想看看!”

    千里金钟说道:“我早就说过了,这个白玉悬棺送给你们两个了,你们想怎么挪动,就怎么挪动,我是不会插手了!”,第一危朔点头便是感谢,然后和明月心一起用力把和这个白玉悬棺挪了出来!然后两人一起向棺材之下看去,果然在这个棺材之下有一口古井,这口古井的四周空空如也,高高的井台上面画满了精致的花纹,不停会有流光划过。

    温道子收好骨架之后也走了过来,然后看了看这口古井,对大家说道:“这个古井的下面,我猜你们也是探查不到了,据我所知这里应该是通向远古魔族的一个入口!无论是通向他们的谁的地盘都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第一公子、明月公子,看在你们刚才也算是救我一命的份上,我还是要劝解你们,不要轻易下去!很可能你们一下去就上不来了!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啊,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我们的大人!”

    听了温道子的话,明月心和第一危朔把目光都集中到了千里金钟的身上,千里金钟看看他们然后说道:“两位,这个井我是绝对不会下去的!我们一族和他们远古魔族乃是天生的死对头,我下去了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你们也是一样下去了就是个死,他们都是邪魔外道和鬼城主差不多的人,你们自己决定去不去啊!”

    明月心问道:“前辈,一般远古魔族的入口都会通向什么地方啊,我和第一危朔还是想要下去,因为在那里我们才可能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千里金钟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也没有真正的去过,不过听说所有的入口不是通向虚幻的迷离之境就是通向凶险的苦厄之地,不是他们一族的人想要在里面是寸步难行!”

    第一危朔一拍明月心的肩膀说道:“心儿,不必想这么多了,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还是下去吧!”,明月心点点头两人就准备下去,千里金钟赶紧制止然后说道:“二位稍等,还是等我们三个离开你们再去吧,要不然你们喊救命被我们听见了,我们还要去救你们!总之等我们离开之后,你们的任何作为都和我们没关系了,我们也要离开这个风沙鬼城了,我也再也不来这里了,废了这么多事情一定收获都没有,真是晦气”说完千里金钟就带着齐意和温道子想着之前被子墨封死的入口走去。

    明月心看着他们离去的背景,苦笑着对第一危朔说道:“危朔,就算下面是迷离之境亦或是苦厄之地我们都要跳下去了,你怕不怕!”

    第一危朔笑道:“你跳,我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