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冥火之心之阴阳护法

    老妇人赶紧把明月心和第一危朔引入自己的家,这个老夫人的家很是考究,她安排明月心和第一危朔坐下之后,倒上了两杯茶水,然后压低了声音对两人说道:“小伙子,我看你们的年纪都不大,赶紧走吧,这里可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啊!”

    第一危朔问道:“老奶奶,为什么啊?难道这里的人很凶么?”

    老妇人摇摇头说道:“小伙子,你们有所不知啊,这里叫做离火地狱,不远处你们看见的那个红色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主人南明离火大人居住的地方-离火宫!在我们离火地狱这里,人们是不准修炼修真功法的,这可是一条铁律啊!如果有人违背这条铁律的话,就会被大人处死!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的,我刚才和你们也说过了,教会我中州话的那个人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处死的!”

    明月心继续问道:“那如果我们不是修真的人呢?难道我们误入这里就不会被处死呢?”

    老妇人回答道:“如果你们不是修真之人,那么你们活下来的机会还是很大的,我们的主人会排出使者来检查你们,如果你们没有危险的话,他们回把你们带入像我们这样的一个村子中去,然后让你们劳作。这样虽然辛苦,但是生活也算是平静祥和。你看我们现在不都是这样生活么?”

    第一危朔问道:“那要是你们想要修真呢?”

    老妇人说道:“每年主人都会派人道各个村子去检查,如果看见资质好的小孩,就会带上离火宫,由他亲自传授修真功法,总之是禁止出来离火宫之外的人修真的,我看你们是误入到这里,趁着我们的主人还没发现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无论你们多厉害,都不是我们主人的对手的,我这是为你们好啊!”

    明月心继续问道:“那向你们这样的村子有多少个啊?离火宫又有多少人呢?”

    老妇人说道:“我们离火地狱到底有多大,这个恐怕没人知道,向我们这样的村子有多少个,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附近就有七八个,我们都是辛苦的劳作,每年的收成会上交给离火宫一部分,剩下的我们自己留着用!”

    第一危朔和明月心听完老妇人的话,心中已经对着这个离火地狱有了初步的判断,第一危朔和明月心站起来和老妇人告辞,然后对这个老妇人说道:“我们这就离开了,多谢奶奶的告诫!”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他们直径的向着红色地方走去,在路上第一危朔对明月心说道:“心儿,这里应该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啊,南明离火就是这里的国王,他用控制修正的手段让这些人没有反抗他的武力,从而进行着统治啊!看来这个南明离火就是蒙面人空中的恶魔了!”

    明月心说道:“南明离火虽然这样统治他们,可是看他们过的很安静平和,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也许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呢,不过我们两个要治好阿布的寒毒,就必须得到冥火之心,看来我们这次找对人了!”

    两人就这样走着,突然前面出现了两个黑点,明月心和第一危朔瞬间就注意到了这两个黑点,他们同时感知到两股强大的灵力冲了过来,明月心对第一危朔说道:“看来,该来的总会来啊!”

    第一危朔笑呵呵的说道:“来的正好,我们可以好好的问清楚,冥火之心是不是在这里,如果是的话,阿布的寒毒就有希望了!”,两人的话刚说完这两个黑点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两个瘦小身材的道士,一个一身黑袍,一个一身红袍!

    不等明月心和第一危朔说话,这个黑袍的道士率先张嘴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赶快如实的告诉我们?要不然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第一危朔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是中州来的修真人士,你不客气是怎么个不客气法啊?”

    黑袍和红袍的道士都是一愣,他们两个万万没想到第一危朔居然会用这样的口气和他们两个说话,黑袍道士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小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居然如此不分尊卑,我看你们两个是活的不耐烦了!”

    第一危朔说道:“我管你们是谁?我现在有个问题要问你们两个,知道就赶紧回答,不知道的话就赶紧走!不要耽误我们的事情!”,黑袍道士噗呲一笑,说道:“哎呀,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好吧,你且说说看什么问题啊,老夫要是知道的话就告诉你,让你做一个明白鬼!”

    明月心接口问道:“你们知道冥火之心在什么地方么?”

    一听冥火之心,黑袍道士和红袍道士的脸色就是一变,红袍道士赶紧反问道:“小娃娃,你怎么知道冥火之心的,是谁告诉你们的?”,看见了这两人的反应,明月心和第一危朔瞬间就知道了冥火之心肯定就在这里!内心不禁无比的激动啊。第一危朔说道:“你们且不要问谁告诉我们的,看你们两个的表情,冥火之心果然是在这里了!你们能带我过去么?”

    哈哈哈,黑袍和红袍道士大笑不已,然后像是看两个傻子似的看着第一危朔和明月心,黑袍道士说道:“看你们的年纪也不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知道冥火之心和进来我们离火地狱的,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两个,那就是你们进来容易想出去可就难了!”

    第一危朔说道:“看样子,你们两个是不准备带我们过去了,这样的话我们也只好得罪了?只是你们两个叫什么啊?我不想和无名之辈动手!”

    红袍道士呵呵一笑说道:“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还挺傲气,看在你们就要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你们两个可要站稳了,不要被我们的名头吓到”说完这个红袍道士一指身边的黑袍道士说道:“他是离火地狱域主-南明离火大人麾下阴阳护法之一的水人”然后红袍道人一拍自己的胸脯傲然的说道:“老夫是阴阳护法的另外一个-火阳道人!”

    明月心点点头说道:“恩,知道了!”

    火阳道人的下巴都被气歪了,大声说道:“什么?听见我们两个的名头你居然只说一句知道了?你是真的不知道啊,还是和我们两个装糊涂啊,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们两个可是远古魔族的人!是掌天者啊!”

    第一危朔一边用小拇指挖着自己的鼻孔,一边无辜的说道:“我们两个只是中州的修真之人,怎么会知道你们两个的名声,怪我咯?”,看着火阳道人气急败坏的脸,水人赶紧拦下,然后对火阳道人说道:“中州知道掌天者的人屈指可数,知道我们的人更是寥寥啊,要怪只能怪我们清理痕迹清理的太干净了,以至于他们这些毛头小子都没听过我们两个的名头,这个不能怪他们的,杀了就是了!”

    火阳道人听了水人的话,似乎不是那么的生气了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不无道理,我何必和两个快死的人生气呢?还是回去准备大人的宴会重要!”火阳道人说完这句话,一抬手对着明月心和第一危朔轻轻的挥了一下。一道烈焰从他的衣袖中喷射而出,烈焰瞬间就变的无比强势,冲向了明月心和第一危朔。

    明月心和第一危朔就赶紧自己快要被点燃了一样,赶紧一跃而起想要躲开火阳道人的攻击,火阳道人一看他们两个腾空跃到半空中躲避了自己的招式微微一笑说道:“哎呦,你们两个倒是挺灵活的嘛,居然能够躲开我的“一线星火”,那么我的这招“魔火燎原”能躲开么?”

    说完这句话,火阳道人的手掌向上一番,之前的那道烈焰攻击似乎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烧越旺呈现了天火燎原的气势,就想要吧明月心和第一危朔困在中间烧死。

    明月心和第一危朔向下一看,下面已经再也没有落脚的地方了,两人和地面之间已经深深的被一方烈火隔断了!明月心和第一危朔一击掌大声说道:“四御冰封”赶紧把自己保护起来。看着外边熊熊燃烧的火焰。两人都感觉到不好!

    红袍道人眉毛一动说道:“哎呦,你们还真是有两下子不简单啊,居然躲过了我两招,而且这个四御冰封用的也算精妙!水阴寒冰系的功法可就要看你的了!”

    水人听见之后,冷笑着说道:“你还真是会偷懒啊,好吧,这两个小子就交给了,第一世家的功法好久没见了,看看这小子会不会给他们的家族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