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苦逼的穿越者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洪荒东部西昆仑山的一处地底空间,一位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男子,正神神叨叨的拿着一柄大斧子,挥汗如雨的在挖着。

    “我擦咧!见过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看着又前进了近千米的地底通道,刑天累的只穿粗气,双手拄着盾牌,努力让自己恢复一下体力。

    刑天,这个名字非常霸气!但也没有叫错,这个刑天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那个巫族大巫,可为什么在昆仑山,那就要从头说起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具体不清楚。反正是距离盘古开天身化万物,过去不过区区万年而已。换句话说,现在是天地初开,所谓的龙凤麒麟大劫还没有开始,龙凤麒麟恐怕也只是刚刚诞生灵智。

    作为一名巫族,应该现在身在不周山的祖巫殿内,等待灵智孕育,化形而出!

    可是他却来了这里,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是穿越者。哦不,是刑天现在的灵魂已经被来自后世的灵魂代替,身体还是洪荒世界的原装货。

    而能把他搞到这里,也只有所谓的金手指。

    当时,刑天在地球玩一款名为洪荒霸业的游戏,新建游戏角色的时候,可以选择出生地,刑天就选择了西昆仑。

    于是,当点下确认的那一刻,他眼前一黑,再一次清醒的时候,整个人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可能刑天命运注定多灾多难,按理说,穿越成为巫族,他只需静静等待实力提升,最终化形而出。

    可是这个操蛋的系统,却让他没有一丝修为就化形而出。因为出生地是在西昆仑天池下的地底空间,没有修为的他,想要离开这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挖!

    于是,洪荒世界西昆仑天池下方,多了一个累死累活挖洞的人。恐怕穿越者中,只有他最悲催。

    穿越过来已经有半个月时间,其中五天用于了解和接受这一切,剩下的时间则是同洪荒大地不断地互怼。

    现在,经过十天艰苦努力,他已经感受到了来在瑶池湖水的湿意。最多三天他就会到达目的地,瑶池湖底!

    “今天已经挖了八个小时,可以下班了!累了一天,也该回去了美美的吃一顿,顺便调戏一下害羞的西王母。”

    说着,刑天扛起了他的斧子,拿起了他的盾牌,哼哧哼哧的顺着洞往外跑去。

    刑天速度很快,虽然没有修为,但是这个辣鸡系统还是将他改造的不错,不然他也不会一天就能挖出近千米的山洞,要知道这可不是土山,而是夹杂石块的半石头山。

    刑天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冲出了他挖的洞,来到了一个小世界。

    小世界很美,不是想象中的黑漆漆的,反而阳光明媚小桥流水,这片空间不大,只有十几公里方圆,但是里面跑着不少动物。

    这些动物就是刑天这几天的食物,有了他这个大吃货,原本祥和的空间,现在有点风声鹤唳,他一出现所有的动物都跑了。

    刑天没有理会这些小动物,虽然肚子饿了,但是他先把今天最后的事情完成。

    空间最中间,飘着一团光团,通过天道传给他的记忆,这个光团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西昆仑西王母,刑天这一世,两人算是一同出生。

    不过,作为洪荒最早一批的先天神魔,西王母此时还没有意识,只是有了淡淡的灵性,一切还需要时间去孕育。

    “今天又挖了近千米,应该再有三天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不过,我离开只是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不是不要你。我发誓,在你化形的时候,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

    ……

    刑天说是调戏,但也只是陪着光团说说话,因为,在这个空间,他真的很孤单,同光团倾诉也是唯一的途径。

    陪着光团度过一个小时,刑天又抓了些鱼和兔子,将自己今天的晚餐解决,然后开始例行修炼。

    重生洪荒,没有修为就是被人踩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刑天对于修炼是认真的。

    ……

    时间流逝,眨眼三天过去,今天一大早,刑天提着自己的盾牌和大斧,来到了西王母旁。

    出去的通道已经基本完成,今天他只需要在挖几十米就能到达天池湖底。

    这么多天的幸苦,不就是为了离开这个地方,去看一看这个流传于神话中的世界。所以走之前,刑天要同西王母告别一下。

    “西王母,我今天就要走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还说不准,但是有一点,这里永远是我的家,你也是我最亲的家人。”

    “你在这里要好好的修炼,等我下次回来,如果你还没有入道,那就别乖我惩罚你。”

    “我这次出去,一定不会忘了我们的西王母,等回来时候,一定给你带最好的礼物。”

    光团前,刑天显得有点絮叨,一个两米多身高,膀大腰圆汉子,这个时候却满脸柔情。

    当日上三竿,刑天终于不再说什么,他站起身看着这个光团,将自己一直不离手的大斧和盾牌放在地上,双手做拥抱状,然后轻轻地包了一下光团。

    然后,提起大斧和盾牌,转身离去。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一直都静静不动的光团,突然轻微的闪动两下,好似回应着刑天的话语。

    对这一幕,刑天毫无知觉,他脚步坚定的踏入了山洞,带着一丝期盼,向着最里面走去。

    “哥哥!”在他的身影消失的一瞬间,光团中,一声轻不可闻的呼唤传了出来,接然后就没有了讯息,不知过了多久,光团中一道人影浮现,人影是那么淡薄,好似一阵风就能吹散。

    不知不觉中,西王母本体终于从一丝意志,化为一抹灵魂,虽然很脆弱,但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可以自行修炼。

    这一切,刑天都不知道,此时,他已经来到了洞最深处,头顶上方,就是这次的目的地。

    深吸一口气,刑天挥舞起大斧,一下又一下的不断挥出,大量的土石跌落。

    渐渐,土层越来越湿润,慢慢的开始往下滴水,一些水滴不断的落在刑天的头发脸上。

    刑天不为所动,专注自己的工作,当他在挥出一斧,斧子尖传来击穿的触感,心中有所觉察,一直放置于左侧的盾牌举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水柱流了下来!

    轰!一声沉闷响起!

    水柱在巨大的压力下,直接变成一个豁口,清澈寒冷的湖水倒灌而下,站在最下方的刑天成为这股压力的宣泄口。

    但是刑天毫不在意,整个人如同没事人一半,顶着盾站在那里。

    几十吨的湖水砸下,刑天身形没有丝毫晃动,全都被他手里的盾牌抵消。

    没办法,这是他的伴身灵宝,天生不用炼化就和他很契合,一个相当于上品先天灵宝的盾牌,岂会在意这些湖水的压力。

    刑天脚步一跺,整个人无视压力直冲而起,钻入那个不断流水的缺口。

    一瞬间便穿过来到了天湖湖底,接着,刑天没有停留,两脚不断在湖水中踩踏,快速向湖面窜去。

    有盾牌他可以不在乎那些水压,但是他需要呼吸,肺里的一口气最多可以支持他在湖里憋气十分钟。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湖面,以免因为缺氧而出师未捷身先死。

    七分钟后,刑天以每秒十米的速度,从湖底窜了上来。

    他贪婪的吸收了一口新鲜的氧气,然后瞭望一下,转身向着岸边游去。

    他选的地方,距离岸边还不算太远,可就这样,他也足足游了半个时辰。当在一此脚踏实地的站在陆地上,刑天热泪盈眶。

    “妈蛋!俺刑天终于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