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直径三米的蚁窝

    “喂!喂!”拉瑞一手扶着身后的孙萌萌,举着另一只手对着前方的众女挥手。

    “你们走这么快做什么?”拉瑞追了上来喘了口气,看着一个个手持枪械扫视四周并慢步前行的众女,明知故问道。

    见众女当他不存在般继续查看着周围,拉瑞也不再多说默默的背着孙萌萌跟在众女身后。

    “找到了。”一个女子看着树上留下的一条用刀划下的痕迹,喜道。说着举手从腰间摸出一颗xin hào弹,拔出火线,xin hào弹发出一声鹰啸,射向天空,在天空炸起一片绚丽的花。

    “小心!!”扎着马尾辫的女子突然尖叫出声,在那女子微微愣神的同时,树的背面突然露出一颗黑漆漆的脑袋,脑袋上有两条如同xin hào线一样的触角,长长的身子六条腿,全身漆黑在这颗树上真的极难分辨。两颗足有拇指粗细如钳子般的黑牙瞬间没入那女子的脖颈,那女子身子抖了抖,转瞬间苍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生机,随后就像是食物般被那怪物向后拖走。

    “蚂蚁?”拉瑞看着这一幕,呆呆地说道。

    “小马姐!!”一女尖叫出声已是对着那飞快逃窜的蚂蚁连连开枪射击,那蚂蚁动作很快,拖着比它近乎大三倍的女子尸体快速在茂盛的丛林中穿梭,一块块子弹打在草丛里溅起一片碎泥。

    秦筝伸手按在枪上示意那女子停下,目光不住的扫视周围,轻声道:“这里的杂草长的太高了,我们先退出去。”说着便甩手示意众人往一个方向走。在这片山林中,众人都早已看惯生死,没有人犹豫,一个个异常平静的向着一片较为宽敞的场地移动。

    两只蚂蚁各从一方冒了过来,众女连忙持枪对向那两头蚂蚁一阵狂扫,泥泞的白色液体喷洒而出,转瞬间千疮百孔的蚁尸躺在了地上。

    两个持枪的女子长长呼出口气,腾出手擦了把头上的汗水。

    拉瑞看着脚下那一颗颗沙子,蹲下身子摸了一把,道:“这里的土好松。”

    秦筝走过来看了一眼,道:“这种松土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又想不起来。”

    拉瑞点了点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就在此时前方忽然传出一声尖叫,只见一个女子快速从地上滑落进去。

    “流沙!是流沙!”一个女子惊恐的喊道。

    “不是流沙!”秦蓁看着眼前这一幕,缓缓道:“是蚁窝。”

    “蚁蚁窝?”一女子捂着嘴巴连连退后,在之前那女子踩空的刹那,一个直径近三米的洞穴便显现出来,外面磊着一圈松图,一看便知是蚂蚁的杰作。

    话音一落,就见蚁窝里飞出一只铁爪钩在土层里,爪后连接着一条绳索,众女见状纷纷跑过去拉住绳索,随后就听见洞内传来那女子一声声的呼救。

    “救我!救我!”那女子面色惨白,拼命的抓着绳索挣扎着,几个女子用强光头盔向下照去,顿时令众人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宽阔的隧道,蚂蚁一层磊着一层蠕动着,当被强光照射的同时似是受惊一般向着强光之处快速拥挤,几只蚂蚁抓着女子的腿,钳子般的牙齿没入了女子的脚踝,那女子疼的发出一声声惨叫,也不忘继续向上逃脱。

    “快,拉她上来!!”最先看到里面情景的拉瑞连忙对着身后的众女喊道,看到拉瑞焦急的表情后面不知情况的女人们也都不再多问,一个个拿起绳索拼命向外拉扯。

    拉瑞是这里力气最大的,他站在洞边不断把绳子往上扯,低头看了一眼下方的女子,只见她的下半身已经爬了七只蚂蚁,在她的脚下还连接着一群蚂蚁,那群蚂蚁正立起身子向后拖扯女子。

    绳索不断被拉出,女子的原本洁白的玉手被绳索拉的鲜血淋漓,她想要拉住绳索可怎么也拉不住,还在一点一点被往下拖着。感受着快被拉断的身子和身下被啃咬的痛苦,那女子终于绝望了,她看着上方还在拼命试图救她出去的同伴,道:“杀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们快杀了我!!”

    拉瑞身子颤了颤,他吼道:“坚持住!!”说着使出浑身力气加快手里的动作。一个女子突然夺步而出,秦筝持着shou qiāng对着下方女子的额头,她咬着嘴唇,布满水雾的眼眶看着女子安详的闭上眼睛。

    “啊!!!!”随着哭吼的声音,枪也响了,在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秦筝的吼声也戛然而止。

    下面的女子安详的松开手,她手里的绳索不足十厘米便到头了,上方的拉瑞抓着另一边空掉的绳索被惯力推坐在地上。步入秦筝眼里的是那个女子落入蚂蚁堆中,看着女子的身体被一块块取下,发出那“咔嚓咔嚓”的声音。

    “嚎姐!!”几个女子哭喊着扑了过来,秦筝头也没回的把跑来的几个女孩给推开,她捂着嘴巴独自承受着这血腥的一幕,庆幸自己做出了果断的决定,不然再晚一步那个嚎姐将会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蚂蚁分割,感受着那股生不如死的痛苦。

    拉瑞站起身子快步跑了过来,他站在蚁洞的另一边和秦筝相对而站,看着下方所剩无几的尸身和森森白骨,他张了张嘴巴,仰天长啸。

    “啊!!!!”望着碧蓝的天空他的瞳孔里突然燃气了熊熊烈火,转瞬间他的衣服燃烧起来,全身炸起火光,在猛烈的火焰下逼的众女不得不护着脸颊连连后退。

    金黄的头发外面包裹着一层火焰立起,脸上布这一层火焰依稀能看见他的面容,肌肉的线条犹若深邃的岩浆裂缝,此时的拉瑞犹如火神一般,凝视着下方蚂蚁。

    女孩们被吓的不轻,秦筝看着拉瑞,有些不敢确定地道:“拉瑞你还认识我们么?”

    拉瑞回头看了眼秦筝,秦筝觉得一股被恶魔突然掐住的窒息感涌上心头。

    拉瑞茫然的看着四周,扫视着那些女孩一个个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自己,他慢慢抬起手低头看去,映入他眼帘的是两只染着熊熊烈火的手。

    “我这是怎么了?”

    “全身异化吻合率起码在百分之一百以上。”报拉瑞案底的眼镜女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强装冷静地说道。

    拉瑞眼皮抖了抖,抬起手低头看了看此时被火焰包裹着的身子,随后用一种冷冽的目光看着蚁洞。咆哮一声跳了下去。

    “拉瑞!”秦筝来不及阻止,试图拉住他的手在炙热的热浪下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给我去死!!!”拉瑞落下,那些蚂蚁感觉到热浪一个个向远处遁去,拉瑞对着在墙上被卡在死角逃窜的一只蚂蚁一拳砸了过去,泥泞的液体在没有到他脸上就被烧成了烟,在他身下躲避不及的蚂蚁被烧的噼啪作响。

    那些蚂蚁再次聚集,一只抱着一只,变成一颗颗近乎三米高的球体在火焰中滚动着袭向拉瑞,拉瑞见状连忙抬起双臂互在前方抵挡,外面的蚂蚁被火炸的噼啪作响,但里面的明显完好无事,拉瑞看着这些袭向自己的蚂蚁吼了一声猛力踏出一步对着蚂蚁团轰出一拳,那蚂蚁团被砸飞出去。向拉瑞涌来的蚂蚁团可不止一两团,靠着数量上的优势压的拉瑞连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一团蚂蚁在拉瑞脚下炸裂,它们有条有序的向拉瑞的身上攀爬,不顾自己的身子被烧的噼啪作响,张开钳子般的口对着拉瑞身体就咬。

    拉瑞全身吃痛,他甩动双手将自己身上的蚂蚁扔了出去,其他蚂蚁团得到空隙快速向着拉瑞靠近,转瞬间拉瑞身上的蚂蚁越聚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