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续更(平安路)

    引子

    “琉璃林里会跳舞,

    绿歌火中有面具。

    红雪河心会吃人,

    冰火王座要降临。

    恶魔宝藏来寻找,

    真心来迎重要人。”

    ……

    在不远处有一个老婆婆在念这首流传许久的诗。

    “奶奶,为什么说这首诗里有宝藏?”在老婆婆旁边站着一个半大的小女孩,长长的黑发随意飘扬着,血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呵呵。”老婆婆慈爱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柔声说:“孩子,以后你会知道的。记住,不要问别人为什么,别人不会回答你的,要自己去寻找答案,知道吗?”

    “嗯,知道了。”小女孩虽然没听懂奶奶在说什么,但还是乖巧的回答。

    “乖。”老婆婆温柔的看着小女孩,“孩子,如果有一天奶奶不在你身边了,一定要按照诗里的提示找到奶奶留给你的宝藏,知道了吗?”

    小女孩一听奶奶要离开,便焦急地说:“奶奶要去哪里?可不可以带上我。”

    “呵呵。”老婆婆被小女孩的表情逗笑了:“傻孩子,奶奶说的是如果,懂么。”

    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孩子,诗里有宝藏,也有恶魔,它们是相等的存在,不要试图打破它们规律。还有,要听从自己的内心,选择真正重要的东西……

    亚与瑟:这么快,你就发现这篇文了…… 2016-2-18

    亚晶亚瑟:回复亚与瑟:是的,说吧,你出现了什么幻觉啊!

    第一章

    某年某月某日某分某秒。

    战火即将开始。

    墨多多怒火冲天地指着查理的鼻子吼道:“查理你个外星狗,干嘛偷吃我的零食。”

    查理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吃着从墨多多哪里“拿”来的零食,不紧不慢地说:“什么叫偷啊,我这叫帮你,你看,你不是又胖了几公斤吗?我这是在帮你减肥。”

    “你,你……”多多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晕过去,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这样也就算了,查理居然还火上浇油:“笨蛋多多还说呢,你有什么脸面吃零食,上一次的妖狐事件,上上一次的红僵尸事件,还有上上上一次的幽灵叶事件,都被你个白痴搞砸了,还不快去反省。”

    顿时,墨多多蔫了,小声的为自己辩解:“明明不是我的错嘛,谁知道那三个事件的主谋是个十五岁的漂亮姐姐,一时被迷惑了。”

    查理狠狠地给了墨多多一个暴栗,气哄哄地说:“你自己的错干嘛要赖到别人身上,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

    “嗷。”墨多多惨叫一声,抱着头蜷缩在沙发上。

    “叮咚,叮咚”

    门外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多多不顾疼痛立刻去开门,门后面是个长发飘飘的大姐姐,还戴着一个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出于礼貌,问:“姐姐,请问你找谁?”

    少女摘下眼镜,笑眯眯地看着墨多多:“多多小朋友,才过去几天啊,你竟然不认识我了。”

    看见少女面貌的多多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是你!”

    “就是我啊,火琉璃。”火琉璃笑容不减。

    多多向后退了一步,“嘭”的一声把门关上,紧接着从里面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琉璃姐姐,请你去祸害别人吧。”

    被关在门外的火琉璃无辜的耸了耸肩,“多多小朋友,我是被冒险协会派来给你们传达任务的,快开门。”

    “真的?”门那边传来墨多多迟疑的声音。

    “那当然了,快开门吧。”火琉璃一脸认真的说。

    “嘎吱”一声门开了,多多一脸不情愿:“那就进来吧。”

    火琉璃看到墨多多嫌弃地表情,表示她很无辜,她好像没惹他吧,仔细想想,还是没招惹他吧,肿么会这样呢?真奇怪。

    进到屋里,看到多多和查理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由衷感叹了一句:“我果然是坏人啊!”

    “琉璃姐姐,什么任务能劳烦您大驾光临呢?”多多阴阳怪气地说。

    火琉璃听到多多这么说话,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呃,墨爷爷说让你们小队去月之痕学院学习一年,明天会有人来接你们。”

    “爷爷?”墨多多一听到爷爷两眼放光:“爷爷还说什么了吗?”

    火琉璃摇摇头。

    正巧,婷婷、虎鲨、扶幽来多多家集合,听到了火琉璃和墨多多的谈话。

    “琉璃姐姐,真的吗?”婷婷不确定的问。

    “嗯,是真的。”火琉璃笑眯眯地点点头:“小朋友们快回家收拾东西吧,明天准备出发。”

    四人一狗全都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

    (作者:实在想不出该怎么描写,反正就是很大,很豪华,很漂亮,很值钱。)

    火琉璃无奈的看着他们:“看够了吗?去校长室报道吧,校长都等急了呢?”

    四人一狗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眼睛,跟火琉璃去了校长室。

    “咚咚咚”

    “请进。”里面传来了一个忠厚又严肃的声音。

    火琉璃带着四人一狗进入了豪华到不行的校长室。

    校长温和的看着他们:“别紧张,随便坐。”

    “快来坐啊,校长人很好的。”火琉璃随便找了个豪华沙发坐了下来。

    多多他们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地方坐,但眼睛却还在四处游荡,突然,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亚瑟!

    多多的屁股一挪,坐到了亚瑟身边,小声问:“亚瑟,你怎么会在这里?”

    亚瑟小声的解释:“我是们小队的赞助商,当然要出现,月之痕学院的规定是:冒险队成员必须有赞助商、引导者、探索者、冒险成员才能进入学院学习。况且,这也是个不错的学院。”

    “哦。”墨多多又想到什么似的说:“可是,唐晓翼不在怎么办?那是不是不能……”

    “谁说我不在”多多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墨多多看到一脸坏笑的唐晓翼惊呆了。

    亚瑟无奈的看了唐晓翼一眼,解释道:“唐晓翼是在一周前回来的,还没去找你们,就被‘抓’来了这里。”

    “啊?为什么是被抓来的?”多多问。不过亚瑟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随意敷衍道:“不小心说错了,别在意。”

    多多还想问下去,却被火琉璃的声音打断了:“小朋友们跟我走吧,带你们去教室。”

    “谁是小朋友啊,我看你才是吧。”唐晓翼不爽的声音响起。

    火琉璃没搭理唐晓翼自顾自的说:“还有三十分钟就上课了,快走吧。”

    “嗯。”众人大摇大摆地去了教室。

    快到教室的时候,火琉璃突然说:“你们先进去吧,我还有事,等下在去教室。”

    众人应了一声,谁都没注意到火琉璃嘴角的那一抹坏笑。

    多多几人进去后顿时惊呆了,堪比豪华别墅的教室,简直闪花了他们的眼睛,而且还有各式各样的冒险队。

    多多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恨不得全身都长出来眼睛来观赏这么豪华的教室,就连见惯了豪华房子的亚瑟也被闪到了眼睛。

    “各位,要上课了呦。”火琉璃的声音传来。

    众人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被闪瞎的眼睛,准备上课。

    半天,只见火琉璃微笑地站在讲台,却不见老师的踪影。

    安静许久后,一个黑色长发的小女孩问:“姐姐,请问你知道老师在哪里吗?”

    火琉璃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黑发小女孩,随后笑的更欢了:“老师?不就在你们面前喽。”

    煞时,安静的教室变得热闹起来,众人开始讨论起来。

    讨论了许久,火琉璃忍不住大吼一声:“安静。”

    教室不仅没有安静下来,反而讨论地更加猛烈。

    火琉璃也不恼,只是淡淡地说:“如果谁在说一句话,我不介意让那个人永远消失在这里。”

    顿时世界安静了,众人都开始相信火琉璃的话,能在这么大一所学校当老师,又会弱到哪里去呢?

    火琉璃很满意这个结果,微笑着说:“我叫火琉璃,今年15岁,是月之痕学院的顶教师,接下来的时间就介绍自己吧。”说完,淡淡的扫了一眼发问的黑发女孩。

    不久,黑发女孩说:“我叫月牙。15岁,巫之冒险队的引导者。”

    ……(无名氏一律省略。)

    “大家都是破谜者所以学院为你们准备了bd级的谜境,每队派出一名成员来抽签,抽到哪里就去哪里。当然成功解决谜境的小队,我们给出相应的奖励,完成的越完美奖励越珍贵反之有成功的队伍就有收到严厉的惩罚。这相当于一个比赛,希望你们能全力以赴,不要放水。要记着如果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一定要弃权,明白吗?”

    “明白。”

    “来抽签吧。”火琉璃微笑的看着众人。

    ……(抽签过程省略)

    “多多,你们小队抽到了什么?”火琉璃径直走到了墨多多身旁问。

    墨多多一脸激动:“抽到了c级的恶魔岛谜境,没想到学院还有这个功能,真帅。”

    听到“恶魔岛”三个字,火琉璃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有点开心,又有点不舍,竟然还有一丝痛苦,她有些欲言又止地问:“多多,如果……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们失望的事,你们会怪我吗?”

    “不会。”墨多多下意识地回答道。

    火琉璃松了一口气,心里想到:看来是真的要利用一下他们了,可事情过后要怎么跟他们解释呢?唉,要去找她们&039;帮忙’了。

    “琉璃姐姐。”墨多多看到火琉璃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忍不住一个哆嗦。

    正在神游的火琉璃被墨多多的声音拉了回来:“嗯?啊?哦,多多,等下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告诉他们明天正式开始破解谜境。我先走了,拜拜。”

    墨多多的“为什么”还没问,火琉璃的人影便消失了。

    此时,火琉璃正在亚瑟的庄园附近,瞎晃悠了半天,终于进入了一间名叫“蜜色”的蛋糕店。

    进到蛋糕店里,看到一名黑色长发的女孩正忙碌的卖蛋糕,旁边有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女在打下手。

    火琉璃一脸笑容地看着两名少女,似乎在自言自语,也好像是在和两名少女说话:“蛋糕啊,不知道好不好吃。”两名少女抬头看着火琉璃,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我的蛋糕好不好吃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出门左拐一直走你会遇到‘好吃’的东西。”说话的是“蜜色”的老板,一头浓密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身后,紫水晶般的眼睛此时正幽幽地看着火琉璃。

    火琉璃无辜的看着她们,“出门左拐那不是大海吗?有什么好吃的。”心中无奈怎么到哪里都不招人喜欢,难道自己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吗?

    “火琉璃,我们是不会帮你的,你走吧。”这次说话的是“蜜色”老板的朋友,墨黑色的长发被绑成了双马尾,血红色的眼睛冷冷的看着火琉璃。

    “小灵冰,艾瑟儿,别那么仇视我嘛。”火琉璃无视两名少女的眼神,“这个计划啊,没你们还真不行,只有我自己的话,那是十分麻烦的。”

    紫眸少女也就是灵冰不耐烦地说:“再说一遍,我们是不会帮忙的,请你出去。”

    “呵呵。”火琉璃轻笑一声:“那可怎么办啊,也不知道多多他们能不能帮到我。”

    “你敢威胁我们。”血眸少女艾瑟儿冷冷地说。“你认为我们不能保护他们吗?”

    “不,这不是威胁。”火琉璃嘻嘻一笑:“就我所知,你们两个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而我却是他们老师随时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付他们。你认为,你保护他们的速度快还是我对付他们的速度快?”

    “好我答应你,我们帮你但是你不能伤害他们。”灵冰伸手拦住正要说话的艾瑟儿。

    火琉璃一副“我就知道你们会同意”的表情:“放心吧,不管计划能不能成功,我都会把他们毫发无损的送回家。”

    “说完了吗?说完就快走吧。”灵冰下起了逐客令。

    “好吧,我走了哦,拜拜。”火琉璃朝她们挥了挥手,一蹦一跳地走了。

    第四章我是勤劳的搬运工

    来到恶魔岛已经两天了,除了时不时蹦哒出来一些小动物,连基本的小谜题都没出现,还说这是比赛用的谜境,这道让小伙伴们郁闷了一把。

    “你怎么在这里?作为老师,不是应该呆在学校吗?”墨多多一脸郁闷的看着坐在唐晓翼附近的火琉璃。

    “嘿嘿。”火琉璃很是无耻地说:“跟着你们有肉吃。”

    墨多多“……”他不要在跟琉璃姐姐说话了,越说越想哭。

    唐晓翼若有所思地问,“喂,你知道月之琉璃吗?”

    火琉璃一愣,随后笑嘻嘻地说:“不知道啊,怎么了。”

    “哦,没什么。”唐晓翼舒服地躺在了洛基身上,连个小小的眼神都没施舍给火琉璃。

    “嘁,拽什么拽,不就是长的帅一点,有必要无视人吗?哼”火琉璃小声抱怨了一句,却被唐晓翼听个正着。

    唐晓翼挑了挑眉看着火琉璃:“你到底是怎么当上老师的,真是蠢到无可救药,背后说人家坏话也就算了,非得让当事人听见才行啊。”

    “额。”火琉璃不可思议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说你坏话?真是孔雀开屏自作多情。”

    唐晓翼:“……”这货真的是老师么?就算是冒牌的也没这么,呃,没这么傻吧。唐晓翼决定以后远离火琉璃,以防被她的白痴传染。

    “唉,没有冒险本大爷都快要无聊死了。”虎鲨无聊的踢着路边的小石子,正当他四处闲逛时,一株植物吸引了他,不,准确来说是树上的果实吸引了他。

    这矮小的植物上长满了蓝宝石般的果实,虎鲨看了看心想这一定是蓝莓。

    走了这么久我也该补充补充体力了。想着摘了一颗‘蓝莓’就开始吃起来。

    刚吃了几颗虎鲨就向树林里走去,而小伙伴们显然也没有注意到虎鲨的奇怪行为。

    虎鲨就这样向着密林深处走去,突然一根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根滕蔓,他像有生命一样缠住了虎鲨的腿然后用力一拉,将虎鲨拖进那深不见底的密林。

    “救命啊,救命啊。”正在闲聊的众人被虎鲨的叫喊打断。

    众人立刻到附近寻找虎鲨,终于,在一棵树上找到了虎鲨,虎鲨此时正被倒吊在半空,一根藤条正死死地捆着虎鲨的双脚。

    虎鲨看到多多他们,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不停的求救:“唐晓翼、亚瑟、琉璃姐姐救我。”

    唐晓翼拔出了藏银刀,骑上了一旁蓄势待发的洛基,准备把藤蔓割断。

    但藤蔓好像知道唐晓翼要做什么,在被砍到的一瞬间,把虎鲨抛到了另一棵上,而藤蔓也在此时紧紧的缠绕在树枝上。

    正当唐晓翼去救虎鲨时,四周的藤蔓仿佛受到了命令似得,全都挥舞了起来,到处攻击。

    唐晓翼不得不退回到小伙伴们身边,“查理,你去寻找安全的地方。亚瑟,你和火琉璃保护小屁孩们到达安全的地方,我和洛基掩护你们。”

    查理听从了唐晓翼的命令,开始寻找安全的地方。亚瑟也拿出随身携带的金色长笛,来抵抗迎面而来的藤条。只有火琉璃呆呆地站在原地,要不是唐晓翼拉了一把,指不定被打成什么样了。

    “算了,亚瑟你保护他们,我来照顾这个白痴。”唐晓翼重新制定的同时也不忘损一下火琉璃。

    “姓唐的小心。”刚反应过来的火琉璃看着向这边打来的藤条,忍不住大声提醒了一下唐晓翼。

    收到提醒的唐晓翼揪着火琉璃后背的衣服,逃到了另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

    看着被吓的瑟瑟发抖的火琉璃,唐晓翼笑的一脸犯贱说:“哟,刚刚不是脾气挺大的吗?还骂我孔雀。现在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了。”唐晓翼见依旧在一旁发抖的火琉璃无奈到:“算了,你先在这里好好呆着。”

    火琉璃的“好”字还没说,看到另有藤条打过来,便抱着头躲到了唐晓翼身后。

    唐晓翼气结,感情他的话全白说了。

    正当唐晓翼全神贯注地抵挡着到处乱晃的藤条时,却没有注意到一个藤条正悄悄地向火琉璃“走”来。

    “啊!”火琉璃发出一声惨叫,藤条也把她卷到了半空。

    “喂,你没事吧……嘶。”没注意到别的藤条的唐晓翼被狠狠地打了一鞭子,疼的唐晓翼直想把这些树全砍了。

    “好……好冷。”在半空的火琉璃哆哆嗦嗦地说。

    “冷?”唐晓翼尽力无视身上的疼痛,开始观察藤条,发现每根藤条都散发着由内而外的冷气,就连被打到的地方都像结了冰一样冷。

    唐晓翼猛的抬头看向虎鲨,虎鲨全身已经冻僵了,原本白白胖胖的脸蛋被冻成了绛紫色。

    唐晓翼骑着洛基准备救虎鲨,但又被“走”来的藤条打到了一边。

    洛基看了看火琉璃,说:“晓翼,救火琉璃吧,她也撑不了多久了。”

    “嗯,也只能这样了。”唐晓翼看着昏昏欲睡的火琉璃,只好先救她了。

    藤条好像听懂了唐晓翼的话,把火琉璃甩到了唐晓翼身上,正好形成了一个女上男下的姿势。被压到伤口的唐晓翼真想把火琉璃推一边,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再次看向虎鲨时,虎鲨不见了,不仅虎鲨不见了,众多的藤条也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些光秃秃的树。

    唐晓翼无奈,只好让洛基背上火琉璃,去和亚瑟他们回合。

    为什么唐晓翼不抱呢?别忘了人家身上有伤,而且,太重了抱不动。

    第五章上

    “月牙!”

    火琉璃一脸惊讶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月牙淡淡一笑,“我和队伍失散了,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老师怎么也会在这里?”

    “……”

    火琉璃没接话,反而看向了婷婷和扶幽。

    ……

    沉默许久。

    “我讨厌你,离我远点。”

    火琉璃很是直白的说。

    “哦。”月牙起身坐到了离火琉璃最远的亚瑟旁边。

    火琉璃想着,这次要不要借月牙之手来抓住婷婷,扶幽。嗯不错,是个好办法。可具体要怎么做呢?

    火琉璃烦恼的抓了抓头发,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可以帮忙。

    灵冰!

    火琉璃向四周观察,看有没有隐蔽的地方。不枉她的头到处乱晃,终于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于是直奔那个地方。

    “琉璃姐姐你去哪里?”离火琉璃最近的多多问道。

    火琉璃的身体一顿,随后说道:“wc。”

    “……”

    “灵冰,灵冰。”火琉璃大喊着。

    “别叫了,我一直都在。”灵冰淡淡的说,“说吧,什么事。”

    “嘿嘿。”

    “说人话。”

    “……”

    “内个,我希望你能用傀儡术控制月牙。”火琉璃说。

    “为什么。”灵冰从树上跳下来漫不经心地说。

    “我想假接月牙之手抓住婷婷和扶幽。”火琉璃笑的一脸猥琐。看着今天一身复杂而华丽的黑色长裙,墨黑的长发用两支复古发簪盘起,还带了黑色的面纱遮住了脸颊,只露出那双紫宝石般的眼睛。火琉璃感慨到“你怎么和艾瑟儿一样穿一身黑?你们要结婚了吗?”

    “废话少说,你不是也能控制别人的身心吗?为什么还要找我。”灵冰显然不愿意合作。

    “……”火琉璃一脸憋屈:“能力还都没恢复,所以只能拜托你。”

    “好吧。”

    “你说啥?”

    “再问我就不管了。”

    “别呀!”

    火琉璃笑的很是明媚,“灵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月牙叫来。”

    “嗯。”

    火琉璃又走回到了多多他们身边。径直走到了月牙旁边:“月牙,能不能跟我去那边,我有事要告诉你。”

    “好的,老师。”月牙淡淡地说。

    “走吧。”火琉璃拉起月牙的手,走向了灵冰哪里。

    却不想,被无视许久的查理悄悄地跟在了她们身后。

    “老师,什么事?”月牙疑惑的看着火琉璃。

    火琉璃邪魅一笑:“想知道巫月王事情的真相吗?”

    听到“巫月王”三个字,月牙脸色一变,十分警惕地说:“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呵呵。”火琉璃冷笑:“我知道的事情可比你知道的要多的多哦!”

    “你到底是谁?”月牙盯着火琉璃冷冷地说。

    “我是……”火琉璃身形一闪,躲到了一边“你猜啊。”一根细小的银针从火琉璃身后的灌木丛中飞出,准确无误的插进了月牙的头顶。月牙感觉到一丝头痛,接着便毫无意识。灵冰从树丛后面走出来,手中把玩着一个布娃娃,仔细一看那个布娃娃与灵冰有八分相似。

    看着双眼无神的月牙“做的真棒。”火琉璃毫不吝啬的夸奖灵冰。

    灵冰白了火琉璃一眼,一字一顿地说:“多、谢、夸、奖。”

    “哈哈,接下来肯定更好玩了,是不是啊,查理。”火琉璃的话前半句是说给灵冰听的,后半句是说给躲在草丛后面的查理听。

    “琉璃老师怎么会知道我在偷听。”查理慢悠悠的从草丛里走出来。

    火琉璃抱起了查理,“你见过有那个草丛会长狗毛的。”

    “……”

    火琉璃在查理的脸上蹭了蹭,笑眯眯地说:“查理是自己忘记刚才看到的事呢?还是她帮你忘记刚才看到的事呢?”说着指了指一旁的灵冰。

    “我可以忘记刚才的事,但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查理说。

    “嗯,什么问题?”火琉璃下意识地说。

    查理看了看灵冰,又看了看月牙,最后看向了火琉璃:“你们是什么关系。”

    “合作关系。”火琉璃毫不保留地说。

    “你是谁怎么会有她的能力,穿着雾灵岛的圣女服。”这是问灵冰的。

    灵冰朝查理俏皮一笑:“我是谁你看不出来吗?自我介绍一下吧,吾乃雾灵一族第四十一代圣女茶靡圣女,名字是索雷迪娅·柏林,也就是你们曾经的朋友灵冰。”

    “你不是她!”查理愤怒道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你是茶靡圣女的替身吧,雾灵一族不能没有圣女。”

    “是不是替身又如何?现在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们有一样的面貌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能力,反正她已经死了。”灵冰笑道。

    “你胡说!她说过她会回来的,怎么会一个人不辞而别!”查理悲伤的底下头。当然没有感觉到,灵冰收在长袖下的手在发抖,心脏穿来阵阵疼痛,但是她的意识告诉她必须演下去。再查理抬起头的时候,灵冰抬起自己的左手,露出中指上带着的一个茶靡花的戒指。“现在你相信了吧,只有圣女死了才取得下来的戒指。”

    “可恶!虎鲨也是你们抓走的吧!”查理很愤怒。

    火琉璃笑眯眯的说:“放心吧,我们是不会伤害虎鲨的,也不会伤害你们,只要你们乖乖被抓就行了。”

    “不过如果你敢说出去我就撕票。”灵冰狠狠的说。查理道“还是你们把我的记忆拿走吧。”一股要死的表情,那毅然决然的表情逗笑了火琉璃和灵冰。

    “查理太可爱了。”火琉璃忍不住笑道。

    “呵呵。”灵冰告诉了查理真相:“其实我们没打算控制你,只是单纯的想逗逗你,只要不把看到的东西告诉别人就可以了,忘忆蛊这么好玩的东西,我还不能控制,要是弄出狗命了可不关我的事。”

    查理:“……”囧。

    “好了,查理在这里也呆了这么久,你先回去,如果继续在这里偷听的话,小心再来一次攻击欧。”火琉璃放下查理,查理向着其他人的方向跑走了。

    “呀呀呀!”火琉璃戏谑想“想不到你的演技不错啊!好一场朋友决裂啊,看的我都动摇了。”

    “怎么样?心痛的滋味不好受吧?”火琉璃将一只手搭在灵冰肩上,却被灵冰一手拍开“去做你的计划吧,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好吧!”火琉璃笑着转身离开,回过头来又递给灵冰一个眼神,灵冰瞬间明白。

    “月牙,你累不累?”

    “月牙,你渴不渴?”

    “月牙,你饿不饿?”

    “月牙,你热不热?呃,好吧说错了,你冷不冷?”

    火琉璃一直在月牙身边问这问那的,搞得别的人都糊涂了。

    明明刚才还说讨厌人家,怎么过了一会儿就变的这么殷勤。是个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里边一定有阴谋。

    火琉璃在月牙面前殷勤的生了一堆火,更殷勤地抓着人家的手在火上取暖。

    只是月牙始终面无表情,理都没理火琉璃的殷勤。

    在众人没发现的情况下,火琉璃偷偷的朝灵冰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完成任务的火琉璃默默地退到亚瑟的旁边,心想:相比唐晓翼,亚瑟好像更可靠一点,怪不得灵冰那么喜欢亚瑟。暗处的灵冰看了看火琉璃的眼睛默默的翻了翻白眼。

    月牙的眼神从空洞到凌厉,只不用了过数秒而已,掏出武器,是个血红色的镰刀,长长的刀身上刻着诡异的纹路。

    月牙用镰刀对准了婷婷和扶幽,发出机械般的声音:“尧婷婷,扶幽,死!”

    面对突来的转变,众人慌忙的拿出武器,戒备地看着月牙。

    月牙只是一直在重复那句话:“尧婷婷,扶幽,死!尧婷婷,扶幽,死……”

    “傀儡术。”亚瑟看到这样的月牙脱口而出,说完一下子愣了,明明没见过这种能力,为什么会说出陌生的词语。

    脑海里隐约出现一个漂亮人影,长长的黑发隐隐飘扬着,美丽的紫色瞳孔正温柔的看着自己。亚瑟只觉得头部一阵刺痛,眩晕的感觉猛烈的袭来。

    “亚瑟,你怎么了?”火琉璃快速的扶住快要晕倒的亚瑟,担忧的问。但心里却想着,看来灵冰对亚瑟的影响很大呀。

    “没,没事。”刺痛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亚瑟这才虚弱的开口。

    ……

    “啊!”

    “哇啊!”

    婷婷和扶幽纷纷发出惊恐的叫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月牙已经抓住了两人。

    亚瑟不顾头痛拿出金色长笛,奋力的保护多多和查理,外加一个名叫火琉璃的累赘。

    唐晓翼和洛基则去救被月牙抓住的婷婷扶幽。

    唐晓翼和月牙“对视”着。月牙想的是等待对方先出击,自己也好找他的弱点。唐晓翼想的是,敌不动我不动,能拖一会儿算一会儿,这样婷婷和扶幽能得到暂时的安全。

    就这样各有所思的两人就这样“对视”。

    两人“对视”了很长时间,火琉璃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示意灵冰快点解决唐晓翼,他们这样不顾及别人的“眉目传情”,是不是有点太烦人了。

    灵冰几乎能猜到火琉璃在想什么,于是命令月牙主动出击。转念一想,不如捉弄一下火琉璃,脑海里自动补脑火琉璃哀怨的脸蛋,不自觉的笑弯了眼睛。

    月牙轻轻一挥镰刀,一股强风直扑唐晓翼。无奈,唐晓翼和洛基分别左右躲开。

    “镰月斩。”月牙再一次挥镰刀轻轻说了几个字,很显然这是绝招的名字。

    镰刀发了一个类似半月形状的巨大冲击,唐晓翼一时躲不来,只能闭上眼睛等待攻击的来临。

    看到有危险的唐晓翼,火琉璃下意识地冲到唐晓翼面前,准备帮他挡住攻击,这倒让唐晓翼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谁知,这么巨大的冲击居然没有一点攻击力,只是轻轻推了一把火琉璃。结果,火琉璃一下子把唐晓翼扑倒在地,原本小小的感动变成大大的怒火。

    唐晓翼和月牙除外,其他人全部傻眼,神马情况?刚才是肿么了?

    “起来。”唐晓翼面带“微笑”地看着火琉璃。

    刚准备起来的火琉璃看到这么可怕的笑容,手一抖,再次扑倒在唐晓翼身上。

    唐晓翼双眼冒火,把火琉璃提溜起来,毫不客气地说道:“你是猪吧,作为女人,重倒这个地步是想压死人啊。没有能力就别学人家逞什么英雄,一个失误让你从英雄变成狗熊,真嫌自己命太长了是不是。”

    “内个,人家是女孩子,不是女人。”火琉璃怯生生地提醒道。

    “……”唐晓翼气结,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这个自称“女孩纸”的老女人丢到十万八千里以外,让她永远都别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火琉璃害怕地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月牙,婷婷和扶幽都消失了,你快去救他们吧。”

    唐晓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手一松,火琉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疼的她“嗷嗷”直叫。

    看向月牙那边,三人确实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字条,上面写了一个字:染。

    火琉璃暗自扶额,她不就想抓个人么,有必要这么多事吗?天,要是再这样的话,还能不能好好地一起抓人了。还要去他哪里抢人,真心不想在见到他了。

    火琉璃屁颠屁颠的跑到亚瑟面前,说:“亚瑟,我有事出去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可一定要保护好多多呀。”

    “嗯。”亚瑟笑着说:“早去早回,我们等着你。我会保护好多多的。”

    “亚瑟。”火琉璃满脸感动,一下子扑到亚瑟身上,还在人家衣服上蹭了蹭。

    亚瑟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心里想到:快给我水,我要洗澡,这衣服肯定不能要了,水!水!水!亚瑟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说出来他想的话,要是说出来,指不定火琉璃会干出什么事来。

    “那我走了哦,拜拜。”火琉璃朝亚瑟挥了挥手,蹦蹦跳跳去到了灵冰身边。

    来到灵冰身边的火琉璃一直哀怨地看着灵冰,说出来的话也有几分不爽:“灵冰,我们去找他,艾瑟儿留在这里继续抓人。哼。”说到最后还轻轻“哼”了一声。

    “嗯。”

    “嗯。”

    灵冰和艾瑟儿分别应了一下。

    “咦?灵冰你怎么变得听话了?”火琉璃笑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今天心情好,不和你计较。”

    “你干了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心情好。”

    艾瑟儿白了灵冰一眼心想到刚刚捉弄唐晓翼和火琉璃的时候可不见你这么淡定。还不顾形象的蹲在地上说肚子笑痛了。灵冰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艾瑟儿。

    火琉璃看着两人‘眉目传情’心想:这两人多半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不过。”火琉璃无视两人的‘眉目传情’摸了摸下巴,对着艾瑟儿说道“路程好像有点远,你要在我们回来之前抓住墨多多。剩下的几个人别管他们,对了,记得对唐晓翼下手轻点,毕竟他算是我的半个恩人。”

    “嗯。”艾瑟儿随意地看了一眼火琉璃,“别在我抓到了多多你们还没回来,那可就不好玩了。灵冰,记得小心点。”

    “喂喂喂,那我呢?”火琉璃可怜巴巴看着艾瑟儿。

    “你?”艾瑟儿不屑地说:“等你死了,我和灵冰是不会帮你收尸的。”

    “……”火琉璃捂着胸口,故作心痛地说:“都没有人关心人家,人家好桑心,嘤嘤嘤~”

    “……”

    “呃,艾瑟儿别说了。”灵冰无奈地看了火琉璃一眼:“火琉璃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还有很远的路程吗?”

    “嗯,走吧。”

    ?

    火琉璃和灵冰来到某座山的山脚下,来回走着。

    “……”灵冰无语地看着火琉璃,她(灵冰)真的十分鄙视她(火琉璃)的记性。

    走了那么远的路,终于来到了这里,结果火琉璃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该怎么上去。”使得她们的努力白费了,简单点说就是白来了。

    火琉璃此时想的却不是如何上去,她要是想上去,那简单的很,只是她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去见他。

    婷婷和扶幽在他手里,可自己看他不爽已经很久了,到底要不要去呀!火琉璃烦恼抓了抓披散着的长发。

    今天她特意穿了一身漂亮的黑色短裙,就是想精神焕发的打击他,谁知道都来到他家的家门口了,却不愿意进去。

    “唉。”火琉璃叹了口气,还是去吧,计划比较重要。

    火琉璃“一不小心”趴到了地上,好像绊倒了机关,一下子摔到了。山的中央出现了很多台阶,一直延伸到了山顶。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山顶上有一座房子。

    灵冰很善良地扶起快被摔死的火琉璃。火琉璃此时正在后悔着,早知道就不摔那么狠了,疼死她了。

    ……

    很快,两人走到了山顶。

    是一座华丽的古堡,整体是黑色的,大门也是黑色的,在几处合适的地方有几个火把。

    “等一下。”准备敲门灵冰突然被火琉璃叫住。

    “嗯?”灵冰疑惑地看着火琉璃。

    火琉璃脸上出现了鲜有的认真:“等一下见到他你千万别说话,不管他问你什么,你都不要跟他说话,一句话也不能说,知道吗?”

    “为什么。”灵冰问。

    火琉璃颇为无奈的说:“这是他的攻击方式,有很多人都中招了,伤的还都不轻。”

    灵冰点点头。

    “对了。”火琉璃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等下他把婷婷和扶幽放了以后,我们马上走,一小会儿也不要在他哪里呆。”

    灵冰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

    火琉璃和灵冰进到里边,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萌萌哒小正太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小正太的头发是罕见的浅红色,眼睛是深红色的,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

    小正太从王座上下来,走到火琉璃面前,朝她行了一个标准的英国礼仪,“大哥,好久不见。”

    大哥?

    灵冰诧异地看着小正太,虽然心里诧异,但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月染,好久不见。”火琉璃微笑着。

    名叫月染的小正太浅浅一笑,“大哥来这里做客吗?”

    “不。”火琉璃直奔主题:“你抓了我的人,我是来要人的。”

    “呵呵。”月染笑了笑仿佛没有听见火琉璃说的话,“要是二姐也在这就好了,我们三人都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对了,这位是?”月染看向了灵冰。

    火琉璃的脸色冷了下来:“别打她注意,我的人不是你能惹的。还有,别大哥大哥的叫,你只不过是个养子,有什么资格叫我。”

    月染看见脸色不好的火琉璃,竟然欢快地笑了:“大哥还是那么不近人情,小心变成老婆婆呦。”

    被讽刺的火琉璃没有生气,反而皮笑肉不笑地说:“月染,你废话太多了,快把他们放了。顺便说一句,那个月牙就是你从小喜欢到大的琉歌二姐。”

    “……”月染的脸色一变:“二姐不是死了吗?”

    “呵。”火琉璃冷笑:“我们两个都没死,你那个‘天才’二姐怎么会死呢?“

    月染暗暗松了口气,说出了婷婷和扶幽的下落:“你说的那两个人已经在你的实验室里了。大哥参与了这么有趣的计划,竟然都不叫上我和二姐,我们也要帮忙。”

    “随便你们,不帮忙最好。”火琉璃厌恶地看了月染一眼,用眼睛示意灵冰可以走了。

    灵冰淡淡地点点头,转身就走。

    “不过。”月染看着灵冰离去的背影,说“我要她。”

    灵冰的身体一顿,轻轻的撇了染一眼。火琉璃警惕地看着染,不爽地说:“不可能。”

    月染虽然在笑着,但眼里的冷意让火琉璃和灵冰戒备起来,“哥哥觉得你们今天能回去吗?”

    火琉璃眼睛一眯,面无表情地说:“人,我不给,我们当然能回去,不用你多管闲事。我们走。”说着,拉上了灵冰的手向大门走去。

    灵冰只觉得手上一凉,月染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她面前,火琉璃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半坐在地上,正冷冷地看着月染。

    灵冰意识到面前的小正太很强,自己一个人肯定打不过他,在加上一个火琉璃,今天肯定逃不出去了。怪不得火琉璃不愿意来这里。

    月染强制性地拉走了灵冰,火琉璃在一旁干着急,却没有办法。

    火琉璃缓缓地站了起来,担忧地看了一眼灵冰,随后又神色复杂地看着月染:“月染,你想让月琉歌永远沉睡下去吗?”

    月染的身体一顿,眼里出现了杀意,抓着灵冰的手也松了许多:“你什么意思?”

    火琉璃不着痕迹地示意灵冰赶快逃,嘴里说道:“我知道来找你一定会碰上这种情况,所以让她暂时睡几天。”

    月染地杀意更浓了:“交出解药。”

    “放了她。”火琉璃冷冷说。

    “……”月染没说话,似乎在考虑这个交换是不是公平的。

    ……

    半晌没说话,火琉璃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并没有让月琉歌沉睡,要真的知道了,那今天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好。”月染慢悠悠地开口,“不过……”

    得到自由的灵冰,真是一小会儿都不愿意呆在这个小屁孩身边。

    火琉璃瞳孔一缩,下意思地吼道:“灵冰小心。”

    灵冰只觉得背后一痛,心中想到糟糕!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殷红的血液瞬间沁透了整个背后。原来月染在灵冰看不到的地方,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匕首插进了灵冰的背后。

    火琉璃马上前来查看灵冰的伤口,伤口很深,再不进行治疗会死的。

    火琉璃的血眸泛起了可怕的冷光,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月染。心里的怒火早就冲天。

    月染凉凉一笑:“大哥,二姐只是被这个叫灵冰的女孩控制了,编理由也编个像样一点的,你这样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笨么?”

    “你……”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月染早就死好几百次了。

    “好疼。”火琉璃觉得胸口一阵疼痛,嘴角流下了艳红的鲜血。她看清了月染的攻击方式,原来月染用同样的方式击中了自己,同样的方法竟然被攻击两次,看来自己真的变笨了呢。

    “这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惩罚,哦对了,整个恶魔岛除了你带来的那几个人,其他都是我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月染不知道什么时候座回到了王座上。

    “……”火琉璃捂着胸口,但血还是流个不停,手上沾满了自己的血。强忍着不让自己晕过去,如果真的晕了,那就算是死在这里了。火琉璃怎么不知道月染的意思,不就是说你们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靠那几个小屁孩救你们,我是不会救的。

    火琉璃看到灵冰倒地的周围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晶体,正散发着强烈的寒气便知道,灵冰快坚持不住了,背后的血越流越多。擦干净了嘴角的鲜血,忍住眩晕的感觉,背起灵冰一步一步地走了。

    “走好哦,拜拜。”月染朝火琉璃挥挥手,语气中有些幸灾乐祸。

    “算你狠。”火琉璃丢下着三个字,头也不会地走了。

    好轻啊!

    原来当圣女还可以减肥,灵冰你赚到了。

    灵冰,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出事了亚瑟怎么办?

    你不是最喜欢亚瑟了吗?亚瑟还等着你呢!

    火琉璃看着已经由浅紫变为深紫的头发,担心的不得了。

    再看自己,为什么伤口不能愈合,走了一路,小腿不知道被荆棘划破了多少次,伤口每次都迅速愈合,为什么胸口的伤不能恢复。

    火琉璃担忧地看着灵冰越来越苍白的小脸,不由的开口说:“灵冰,我知道你还有意识,千万不要睡觉知道吗?睁开眼睛,亚瑟在等着你呢?”

    “亚瑟……是谁?”灵冰虚弱地说。

    火琉璃惊讶地看向灵冰,灵冰的意识真的醒着,火琉璃看向了前方,加快了脚步:“亚瑟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他以前很喜欢你,现在也很喜欢你,当然你以前也喜欢他。”

    “为什么……我不记得他?”灵冰说的断断续续。

    “……”火琉璃不说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灵冰和亚瑟互相忘记对方。

    “呐,灵冰。”火琉璃渐渐笑了,“你不是研究过一种药丸,能恢复原来实力那种。在哪里?”

    “药还……没成功……有副作用,还……有时间限……制。”灵冰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向了前方。

    “拿出来吧,你觉得什么副作用能在我身上发作。”火琉璃停了下来,让灵冰坐到了地上。

    “好吧,在……发簪上。”灵冰大口的喘着粗气。

    火琉璃吧两根发簪取了下来,灵冰的头发一下子散开了,随意地飘落在地上。

    火琉璃果然看到一个像小珍珠一样的药丸,毫不犹豫地吃了下去,又感叹了一句:“真苦啊!”

    “呵呵。”灵冰虚弱地笑了。

    火琉璃只感觉以前的力量回来了,自信一笑,再次背起灵冰,“灵冰你坚持住,很快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嗯,火琉璃……你受伤了吧。你的气息……很混乱。”灵冰淡淡道。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火琉璃说到。

    “何必这么逞强呢?”休息一下灵冰接着说到“琉璃,帮助你完成这次任务后,我想要回到幽冥岛。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你为什么想要回到幽冥岛?”

    “幽冥岛上,有花,有树林,还有阿姨,无忧无虑。”灵冰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好,我和你一起去,不过阿姨是谁?”火琉璃问道。

    “阿姨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一个金发碧眼的大美女欧,咳咳……”灵冰接着说“她对我就像对亲生孩子一样,可惜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有没有像阿姨一样美丽。我已经记不清我的母亲了。咳咳咳。”

    “哎呀,灵冰别说话了,你先休息一下吧。”火琉璃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好吧。”灵冰轻闭上眼睛道“琉璃你是一个好人。”声音越来越弱。灵冰就这样安静的睡着了。

    好人吗?火琉璃苦涩的笑了笑。

    ……(省略。)

    来到了艾瑟儿和灵冰暂时住的地方,离墨多多他们挺近的。

    艾瑟儿看见火琉璃背着狼狈的灵冰快速地走来,立马奔向了她们。

    看见灵冰受伤,艾瑟儿(ps:其实艾瑟儿的眼睛看不见的火琉璃给了艾瑟儿一双隐形眼镜,艾瑟儿的眼睛暂时能看见了。)焦急地问:“灵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火琉璃只是快速地说:“快去找能治疗伤口的药,等下再解释。”

    “好吧。”

    不一会儿,艾瑟儿找到了一座小山那么多的药。看向火琉璃等着她的解释。

    火琉璃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经过,不过自己受伤那段忽略了,以至于艾瑟儿以为火琉璃身上的血全是灵冰的。

    火琉璃喂灵冰喝了一些红色的液体,同时也在交代着一些事“伤口在背后,药不用了,灵冰在晚上后半夜会发起高烧,注意不能让伤口感染,要不然就麻烦了。后天会醒过来,到时我会过来帮忙的。”

    “嗯,我知道了。”艾瑟儿认真记下了这些东西。埋怨地看着火琉璃:“难道计划还比不上灵冰吗?你还要去他们哪里。”

    火琉璃觉得头很晕,坐了半晌,才开口说:“对你来说灵冰是最重要的,对我来说计划是最重要的。”

    “……”艾瑟儿狠狠地瞪了火琉璃一眼,语气非常厌恶:“你走吧,灵冰由我来照顾。”

    “嗯。”火琉璃原本想留在这里,等明天再走,听见这么不善的语气,也只好走了。

    火琉璃在艾瑟儿看不见的地方,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重新换上了一个黑色地裙子,十分淑女地走向了墨多多在的地方。

    ……

    现在是下午,用了一天一夜的来回,真是累啊。火琉璃感叹地想。

    火琉璃看到多多一愣,艾瑟儿没把多多抓走?那这一天一夜她都干了什么?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

    “唐晓翼,人家好想你。”火琉璃一见到唐晓翼就扑到人家身上,唐晓翼一个没站稳,被扑倒了。他此刻真的很想把火琉璃丢了,再捡回来,再丢,再捡,再丢,再捡,再丢,不捡了。

    火琉璃抛弃了被扑倒的唐晓翼,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多多。

    墨多多一个激灵,下意识地躲到了亚瑟身后,只露出了一个小小地脑袋。

    火琉璃走到了亚瑟面前,亚瑟以为火琉璃要扑倒自己,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逃开,只听见火琉璃甜甜地说了一句:“亚瑟,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火琉璃吗?”

    “……”

    亚瑟无语地看着火琉璃,真的找不出什么话来教育火琉璃了。

    “哈哈哈~”唐晓翼听到这句话,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刚才被扑倒的怒气也消失了。

    多多:“……”努力憋笑中。

    查理:“……”努力憋笑中。

    洛基:“……”努力憋笑中。

    火琉璃瞪了他们一眼:“笑什么笑,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亏我这么想你们。哼!”

    “咳咳咳。”唐晓翼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你是想我们死吧。”

    “你肿么知道!”火琉璃睁大了眼睛。

    众:“……”没必要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吧。

    ……

    几人聊的正开心,突然出现了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貌似是医生,个个都戴着口罩看不清长相,只露出了一双双猥琐的眼睛。

    火琉璃真想放大招干掉他们,趁着药效还没消失尽快解决他们,又一想放大招肯定会吓到他们,还是慢慢解决吧。

    “唐晓翼,亚瑟你们保护多多小盆友,查理和洛基负责掩护我。”火琉璃开始分工。

    “就你?”唐晓翼显然不相信她,连亚瑟的眼中都带着不信任。

    火琉璃不满地看了他们一眼:“我可是你们的老师诶,为什么不能?”

    “晓翼,我们应该相信琉璃。”洛基罕见地为火琉璃说话。

    唐晓翼诧异看着洛基,洛基什么时候会帮别人说话了?

    “还是洛基最好了。”火琉璃在洛基头上亲了一口,甜甜地笑着。

    几个貌似是医生的人互相对视,其中一个像是老大的说:“你们就是唐晓翼、亚瑟·冯·蒙哥马利、火琉璃、墨小侠、查理九世、狼王洛基。”

    众人迟疑地点点头。

    白大褂老大语气恭敬地说:“各位,我们小姐有请,请各位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小姐是个什么东西,我们才不去嘞。”火琉璃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其他人也觉得不去比较好。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上。”白大褂老大示意手下们上前。

    对方总共有10个白衣人,我们这里只有4个有攻击力的,还有两个拖后腿的,胜算不大,如果能发挥全部实力就好了。火琉璃抓狂地想。

    “算了,豁出去了。”火琉璃还是认为自己人比较重要,决定放大招。

    火琉璃庆幸今天穿的裙子带着宽大的袖子,一只手臂在半空优雅地划了一个弧线。白衣人们只觉得有无数支剑插在身上插着,疼的直接晕死过去了。

    “怎么样,我厉害吧。”火琉璃向洛基邀功,完全不理唐晓翼和亚瑟。

    唐晓翼and亚瑟:“……”

    火琉璃看向了白衣人们,准备把晕死过去的白衣人们全部干掉,手刚抬起来,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