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自坟墓之中重生

    “呜呜呜……”

    一道凄厉的女子呜咽声混合着阴风声,在这荒凉的坟岗之间回荡着。

    呱!呱!呱!

    不远处,几只乌鸦在黄昏的枝头上乱叫,让人听了很是揪心。

    天空,夜幕即将降临,太阳已经落山,一团乌云自远处飘荡而来,伴随着一声声响亮的雷霆之音,在天际炸响。

    阴风吹来,卷起片片枯黄的树叶,落到山谷之中。

    在下方,是一片荒凉的坟墓,零零散散的数十个矮小的坟头堆放在这片山脚之下,弥漫着丝丝悲凉的寒意。

    其中,有一座墓上的土还很新,像是刚放上去的,一团暗淡的火焰在坟前摇曳着,阴风袭来,火焰熄灭,只留下点点火星,在这夜幕之下,显得特别显眼。

    坟前,跪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她身形娇弱,穿着朴素麻衣,打扮异常简洁,却容貌绝美,就好似一朵洁白的水莲花在风中摇曳,让人看了心醉,也让人心生一丝不忍,不忍这花在这凉风之中被摧残。

    “呜呜……小铭,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呜呜……我俩自小相依为命,没有你,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女子跪在坟前默默哭诉着,双眼通红,晶莹的眼珠顺着那弹指可破的肌肤滑落下来,溅在泥土之上,她犹未察觉,继续哭着,像是要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

    “我自小被王家收养,虽然我比你大,但你却处处让着我,其他人都看不起我,说我是祸水,将来会为王府惹来麻烦,就你一人对我好,当我是姐姐,可是,你如今却去了……呜呜……”

    “既然你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了,那我便下来陪你,小铭,你一定要等着我……”

    少女哽咽着,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自怀中慢慢摸出一柄锋利的剪刀,她早就将一切都准备好了,自从听到消息后,她就打定了这个主意。

    “不好,那个女子要自尽,赶快阻止她!”不远处,四个魁梧的壮汉见到这一幕,顿时大惊连忙朝着女子飞奔而来。

    “她可是少爷要的人,死了我们可担当不了这个责任。”

    “少爷可是让我们盯紧了,一旦这个女子拜祭完那个废物后,就将其抓走,要是她死了,少爷怪罪下来,我们就死定了,赶紧阻止她。”

    四个人心思一致,几步便跑到了少女面前,想要阻止她自杀。

    然而,少女却躲开了,她冷眼看着这四人,目光之中夹杂着丝丝死意,声音凄惨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柳府之人,是你们害死了小铭,小铭我从小看到大,他又怎会去非礼朱家小姐,是你们陷害他的,我记住了你们的模样,你们都该死!”

    “轰隆!”

    这时,天上乌云翻滚,仿佛千军万马在奔腾,自乌云之中,一道紫色闪电豁然间划过天穹,撕开夜幕,一点光亮乍现。

    闪电直直的劈在了五人面前的坟墓之前,将墓前的碑文照得清清楚楚:

    “王铭之墓,姐后寻心立!!”

    五人顿时被这忽如其来的闪电吓一大跳,脸色剧变,四个壮汉本来就心里有鬼,此刻被吓,反应更是剧烈。

    咔擦!

    蓦然间,又是一道黑色的闪电毫无征兆地撕裂虚空,朝着四人面前的坟墓劈来,雷霆爆炸,将那坟墓直接炸开,泥土纷飞。

    “小铭!”

    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正是那女子,那女子见这坟墓被劈开,顿时大惊,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朝那坟墓扑去,她不容王铭之墓被破坏。

    而就在此时,那坟墓之中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并不明显,紧接着,那响声变大,在这寂静的乱葬岗,显得极为诡异。

    五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众人脸色一白,想起了一些民间传说,惊疑不定的看着这坟墓。

    “柱子,这……这该不会是尸变了吧!”一人手指颤抖的指着那坟墓说道。

    “你别吓人,我胆子本来就小!”

    “别说了,这世上哪有什么尸变?”一人呵斥道,但仔细听,依旧可以听到其语气中的一丝慌乱。

    “怎么没有,连传说中的仙人都有,鬼怪又怎会没有?”一人轻声嘀咕道。

    顿时,四人脸色又是一白,眼中带着一丝恐惧。身为柳府的下人,他们自然听到过一些修炼中的仙人,他们能够飞天遁地,拥有绝世神通,能长生不死。按理来说,有仙人,也自然会有鬼怪。

    嘭!

    突然,泥土松动,自那泥土之中,慢慢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臂,五指漆黑,在轻轻摇晃,扒开坟土。

    刷!

    顿时,五人的目光之中充满恐惧,就连那女子也吓得后退几步,与坟墓保持一定距离。

    在五人的注视下,另一只手又自坟墓之中伸了出来,双手用力,将泥土扒开,渐渐地,一张草席露了出来,草席掀开,露出里面的情景。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突然坐了起来,目光惊疑不定地看向四周,他的头发披散,面色苍白无比,模样大约在十四五岁左右。

    “诈尸啦!”

    突然,一声惊叫响起,少年猛然抬头,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一看,顿时把其他人吓傻了。

    男子披散的黑发将脸遮住了一半,露出的部分也是一片苍白,眼带乌黑无比,五指漆黑,像极了传说中的鬼。

    少女胆子本来就小,这次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鬼啊,真的是鬼!”

    “啊!不要过来!”

    “王铭,你的死不怪我们,你就算要报仇,也别来找我们!”

    四个壮汉吓得瑟瑟发抖,满脸惊恐的望着少年,嘴巴哆嗦的说道。

    “是啊,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只是执行命令,之前陷害你的事情也是少爷吩咐的,求你放过我吧。”

    “我们给你跪下了!”

    四个壮汉连忙跪下,向着白衣少年不断磕头,不断认错求饶。妈的,他们只是想将王铭揍上一顿,让他生活不得料理,谁知少爷下手那么狠,直接将他打死。

    少年坐在草席上,一脸古怪地看着四个给他不断磕头的人,眼中充满不解之意。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是随着幽冥界破碎而死了吗?

    “难道……”

    “我回来了,还是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离奇的梦?”

    他眼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但面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熟悉。

    ……

    幽夜冥王王铭,本是纵横上古幽冥的绝世强者,谁也不知道,他原来是来自无数万年后的一个普通灵魂,因为一个意外被带到上古洪荒的幽冥界中。

    他天赋惊人,千年时间便修炼到玄仙,称霸一方幽冥,执掌众生生死,纵横不败。

    但没想到,意外发生了,洪荒发生惊天大变,苍穹滴血,天地动荡,沧海化火,诸神陨落,洪荒破碎,他骇然地看到,天空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但来不及多想,他毫无反抗的随着幽冥破碎而死亡。

    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比自己强大的人大有人在,他发誓,若有来世,定要执掌自己命运,不能再如这般无力。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还真有来世。

    不,或许更应该说,他回到了前世。

    因为,他愕然发现,自己这具身体就是穿越洪荒之前的身体,而且这里,也是他穿越前的世界,看着昏倒在地的女子,他双眼一红,这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啊。

    穿越前,他本是一个修真家族子弟,后来家庭被灭,只剩下他与一个自小被父亲收养的姐姐,名为后寻心。

    亲人没了,只剩下两人孤苦伶仃,她没有放弃王铭,为了报恩,就一直肩负着照顾王铭的责任。

    五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就逼迫自己去赚钱来养活当时只有九岁的王铭,之后她一直将王铭尽心尽责抚养长大,供他读书认字。

    她年纪轻轻,就长得精致动人,被镇中人称赞,称为“后西施”,有第二西施之意。但,也是因为其美貌,经常被一些人觊觎。但她一颗芳心系于王铭身上,导致王铭被无数人嘲笑鄙视。

    后来,王铭更是因此被觊觎她美貌的柳家柳青云派人活活打死,这才有了王铭穿越的事情。

    穿越前,他不理解后寻心对自己的心意,但后来,他明白了,却也再没有机会去弥补。如今,他再次重生,他不会让这一切再次错过。

    “寻心姐,你放心,这一世,我不会再犹豫,我不会让自己抱憾终身!”

    “柳家,黑冥宗,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我冥王已经归来,你们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

    王铭眼中闪过一丝惊人的杀意,令天地为之一寒,过去的事,王铭不曾忘记,尽管已过千年,但他至今无法忘怀。

    “还有上古之事,我定要要去追查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天地破碎。这一世的我,不再相信任何命运,我的命运,唯有自己掌控,死亡,我已经体会过两次了,不想再体会第三次!”

    “想要改变命运,唯有更大更强力量!”

    这一刻,王铭心中无比坚定,他的目光之中,充满自信与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