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来的时候众人满怀期待,离开的时候,则是一脸沉重。

    除了那天价的拍卖价格令人绝望之外,更多的是对祖姆教的忌惮,他们知道,临川的寂静将被打破。

    太姥山祖姆教,魔道十门之一,当今天下最强的大派之一,根本不是黑冥宗、流云宗这些三流门派能比的。

    大教弟子行走天下,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神。祖姆教虽为魔门,但却供奉上古女娲大神,为天下三大著名女子教派之一,教中皆为漂亮女子,尤其是每一代的风花雪月四大传人,更是江湖中许多人心中仰慕的对象。

    大多数时间,这些大教弟子都不会出世,因为天下没什么值得他们在意的,但一旦出世,便是风起云涌之际。

    而此刻,祖姆教的弟子入世,是否意味着要发生大事了?

    无数人心头沉重,大教弟子出手,瞬间就能改变临川城的形势,或许,平静许久的临川要变天了。

    ……

    “王公子,这是扣除万方那一部分费用以及你购买药材后剩下的灵石,你看看!”

    贵宾室中,火舞一脸妩媚的看着王铭笑道,说着,递给他一个绿色囊袋。

    “没想到竟会是你,火舞小姐,真是令我受宠若惊,我原以为会是刘老呢?”王铭接过囊袋,他知道,那是一个空间袋。采用芥子那须弥的技术,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空间远远不止这些。

    “王公子说笑了,你可是贵客,我们怎么能够懈怠呢?况且,我也想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少年,能够以小小年纪领悟天下难得的文气,能够看公子一眼,也是小女子的福分呢?”

    火舞轻轻说道。她走了过来,微张红唇,轻启贝齿,口吐香兰,那充满诱惑的火辣身体几乎快贴到王铭身上。

    “妖精!信你才怪!”

    王铭暗中暗骂一声,身体不动声色的朝着一边挪了挪,脸上却依旧从容,他淡淡道:“火舞姑娘说笑了,能见到火舞姑娘一眼,是在下三生有幸了!”

    说着,王铭分出一缕灵魂力探入空间锦囊之中,看到里面一个空旷的空间中,填满了一大堆晶莹明亮的晶石,足足有四十万左右,浓郁的灵气能量弥散开来,让人感到一阵清新。旁边,三个锦盒静静地放着,他灵魂力一看,正是他竞拍的空冥石、极冻寒冰与金阳果。

    王铭用灵魂力覆盖空间袋中的灵石与拍卖品,用力一卷,将所有物品送入他脑海中的神秘葬界棺中。那是他这几天发现的功能,那葬界棺也能够充当储物戒指,但不能储藏活物。

    “真的吗?”

    火舞抿嘴一笑,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再进一步,靠近王铭,其实她心中此刻也十分忐忑,别看她外表妖娆开放,实际上她还从未如此接近过一个男子的身体。她只是看王铭明明是一个少年模样,却装作老成的样子,心中好笑的同时,想要逗一逗他,看看他是否真的少年老成。

    “当然,这空间袋,应当还给姑娘!”

    王铭说着,将手中的空间锦囊递给火舞,阻止了她的再一次进步。看着她那妖娆火辣的身姿,王铭真担忧自己下一刻就会经受不住**,做出羞耻的动作,还好的他定力十足,没有让人看了笑话。

    “咦?公子竟然有储物装备,本想将这空间袋一同送给公子,没想到公子竟这般不领情!”

    火舞说着,还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让王铭不得不感叹,这演技,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如此表演天赋。他知道,若是真收了那储物袋,那才是真的欠下了人情。

    “火舞姑娘若是无事,在下便先告辞了。”王铭好似没看到她的动作,不解风情道。

    “公子真是狠心,陪一下小女子就这么难受吗?难道小女子真的比不上寻心姑娘?”火舞眼睛汪汪,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王铭嘴角抽搐了两下,他拱了拱手,道:“姑娘说笑了,天下间每个人都独一无二,又何必与他人去作对比,徒增烦恼,告辞了!”

    说完,王铭越过火舞,朝着门外走去,他知道火舞之前的一切都是在开玩笑,或真是信了她,到时候倒霉的就恐怕是自己了。

    火舞愣住了,她静静思索着王铭这话,只觉得心有所触,看见王铭离开,她顿时醒悟过来,笑道:“公子既然要走,那小女子便送一送公子!”

    说着,火舞领着王铭,出了贵宾室,朝着楼下走去,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委屈。

    “怎么可能,我眼花了吗,还是出现了幻觉,火舞小姐竟然领着一个男子出来?!”

    楼上走道上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火舞虽然表现奔放,但其实她比谁都要洁身自好,她从未对任何一个男子表现过亲密之态,但此刻却陪着一个陌生男子走出贵宾室,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我的眼睛也花了,这不是真的!”

    “天啊,那个男子是谁,看我不打死他!”

    “喂,小子,给我从火舞小姐身边滚开!”

    “天啊,我的心为什么会痛,我想要死的心都有了。”

    见到这一幕,无数人心中的女神形象陡然崩塌,他们此刻看向王铭,双眼都要喷火了,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王铭千百条命都不够他活。

    “王铭,你怎么可能在这里?”突然,一道愤怒中带有不可思议的声音传来,让王铭的目光一凝。

    紧接着,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因为他看到了数人。

    “原来是柳家老鼠啊,你不是躲到地里去了吗,没想到还能钻出来?听说老鼠命大,还真是如此?”

    说着,王铭摇了摇头,淡淡道:“这里又不是你家,你都可以到这儿,我又有何不可?”

    来人正是柳青云,在他的身边,是他的老子柳洪。此刻柳青云一脸阴沉的盯着王铭,听到他的话后,更是一脸杀意,他狠狠道:“王铭,你想凭几句话激怒我,我告诉你,你成功了。”

    “激怒你?”王铭摇了摇头,不屑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可没那份精力激怒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与你们柳家一句话。”

    “什么话?”

    旁边柳洪沉声道,他也是从自己儿子的对话中,才认出这是王铭,之前他也只是听儿子说过王铭,不曾真正见过。此刻见到王铭,他心中更是确定了他之前的猜测,王铭定是得到了某种奇遇,从他能够进入万方拍卖会便可以看出来。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王铭眼中闪过一丝杀机,随即恢复平淡。

    柳洪双眼一眯,心中杀意大起,但全部被他压制了下去,因为这里场合不对。

    “你就是王铭,听说你非礼了我女儿?”旁边,另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男子这时开口道,他的双眼紧紧盯着王铭,给人一种气势的压迫感。

    王铭双眼一眯,顿时知道了这个男子的身份,他淡淡道:

    “不错,我就是王铭,至于非礼你女儿,呵呵,朱家主,你女儿什么样,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就她那样,白送给人,人都不要。我非礼她,我怕我会被恶心死。”

    朱家两个女儿,大女儿是天生丽质的美女,而小女儿却是一身臃肿,丑得让人见了一次就吃不下饭。正是因此,朱家经常被人嘲笑,说是小女儿的样貌都被分到了大女儿身上。

    朱家主闻言,双眼如狼,心中怒气升腾,他大喝一声:“放肆!”

    “呵呵,你也别吓唬我,其中缘由,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想要找茬,我告诉你,你找错人了。”

    王铭说着,看了一眼柳家,当初的事情,明摆着就是柳家来坑他的,他不相信朱家主不知道此事。但在明白经过后,他还是让人打残了当时的王铭,如今更是重提旧事,王铭心中也有些恼火了。

    周围众人刚刚还一副羡慕嫉妒的样子,转眼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目瞪口呆。

    这王铭胆子还真大,一下子就得罪了临川城的两大家族,他不怕两家的报复吗?还是他另有依仗?

    “这王铭好像是从玄字四号包厢出来的。”人群中有人突然喊道,现场顿时寂静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