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黑色界碑

    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王铭心知肚明,但他并没有太大的担心。

    他此刻正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犹如万千羊驼奔腾而过。

    刚回到家中,他想将灵石取出来,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取不出来,不说灵石了,就连灵石渣都没见到。他正好奇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之前实验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然而,这时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传来,将他吸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

    眼前一片黑暗,他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方圆十丈的灰蒙蒙区域,周围黑雾弥漫,浓郁的黑雾遮蔽了他的视线,甚至他的灵魂力都无法探查分毫。

    除了这十丈的区域,其它地方都被黑色的浓雾遮掩了,他试探过,自己不能进入黑雾中。

    在这十丈区域内,有一块一米高的黑色石碑,还有三个盒子静静地躺着,正是之前王铭收进来的装有拍卖品的盒子。

    他也明白了,这里定是那神秘葬界棺的内部空间,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葬界棺能够充当储物装备,自然是有空间的。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之前的葬界棺不能装活物,而现在却可以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将近四十万的灵石消失了,而拍卖品还存在?还有,为何他之前试过进不来,但如今却能进来。

    王铭冷静下来,他开始思考。渐渐地,他明白了,自己能够进来,恐怕是与那些灵石有关。葬界棺吞了灵石,转化出这样一片区域,能够容纳自己生存,而这片区域之外,并不能让人行动。

    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王铭想要出去,他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让人随时进入,万一这东西只能进,不能出,那他才是真的欲哭无泪。

    他知道,这东西只要是认主了,他的意念一动,便可以出去。

    可是,在王铭的意念动了无数遍之后,甚至他大叫了出来,“出去,出去……”

    但是,事实上他的位置毫无动静,他依旧在这片神秘空间中。

    一个时辰后,王铭试过了所有的办法,他都无法出去,他渐渐明白了,这东西的确是认他为主了,只是他来从未炼化过葬界棺,所以不能控制它,自然是出不去了。

    炼化葬界棺?王铭心中灵光一闪,顿时将目光放到了中央那一米高的黑色石碑上。

    这里除了一块石碑什么都没有,想必这就是葬界棺的核心吧,想要炼化它,只有从此处想办法。

    王铭走了过来,他看到石碑上只有一个字,与葬界棺外面的一字相同,是一个“界”字。

    “界碑?”王铭面色古怪,一口棺材,一块墓碑,这不得不让他多想。

    他将手放到石碑之上,手中阴阳龙象之力开始涌出,向那石碑中涌去,可是,三分钟后,他放弃了。那石碑纹丝不动,王铭的阴阳之力对它不起任何作用,它犹如一个无底洞一般,将一切吞噬。

    王铭换了种方式,他改用灵魂力炼化石碑。他的灵魂力狂涌而出,向着黑色石碑渗透进去,可惜,不知道这石碑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好似能够隔绝灵魂力,他用尽全力,也只是透进去十分之一寸左右。

    但仅仅如此,也足够了,因为王铭能够感受到上面的禁制,这禁制是每个灵宝独有的禁制,正是因为有了禁制,灵宝才会功能各异,甚至禁制的等级以及数量,也会影响到灵宝的等级。

    如先天灵宝中便蕴藏着先天禁制,混沌灵宝中也藏有混沌禁制,就算一些后天灵宝,炼制的人也会打入各种禁制,或者一些灵材中蕴含特有禁制,一旦炼成灵宝后,便会自动转化为灵宝禁制。

    想要炼化葬界棺,唯有炼化其中孕育的禁制,他不知道这葬界棺的禁制是什么禁制,但他能够感觉到,这禁制不比混沌禁制低。

    听说先天至宝至少还有四十道先天禁制,但这葬界棺,仅仅只是表面,便蕴含一层,他估计,其中蕴藏的禁制数量,要大于四十。

    禁制的炼化并不容易,每一道禁制都是独一无二的,其中蕴藏着无上大道法则,可以说,每一道禁制,便是一种道的烙印,禁制等级越高,那种道便越浩瀚。

    灵宝之所以称之为灵宝,就是其中蕴藏着道的烙印,想要炼化灵宝禁制,唯有领悟禁制中的道。能够用自身灵气磨灭禁制从而达到炼化灵宝的目的,那么,那种灵宝定然十分低级。

    真正的灵宝,永远只能理解其中之道,才能炼化,否则使用的,只是灵宝的空壳,不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效果。

    一些灵宝需要血祭,血祭只是一种手段,在灵宝上刻印下自己的烙印,但那其实并不是真正掌控灵宝,修为强大的修炼者,能够轻易抹除其中烙印。

    王铭的灵魂刚祭炼一会儿,他就愣住了,紧接着就是一喜,因为这第一道禁制中蕴含的法则他太熟悉了,第一道禁制名为黑暗禁,正是黑暗法则。

    王铭上一世修炼中便有黑暗法则,而且还是他的最强手段之一,正是因此,他被冠以幽夜冥王之称,其中的“夜”,指的便是黑暗。

    但是当他开始炼化这第一道黑暗禁制后,王铭才发现自己想多了,他引以为傲的黑暗法则,对比这里来说,简直无法比拟。他的黑暗法则,仅仅只是这里的百分之一,此处的黑暗法则,简直太浩瀚了。

    就像一座湖泊与大海想比,两者无法同日而语。

    一般灵宝的禁制强度都是逐次递增的,一道比一道强,这第一道就如此难,让王铭感叹的同时,心中有些激动,因为这禁制越强,那就代表着灵宝的等级越高。

    用自己理解的黑暗法则破解第一道黑暗禁制,速度快了许多,王铭的心神徜徉在黑暗法则的海洋之中,吸收着黑暗的领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进无可进,他知道,自己对黑暗法则的理解还不够透彻。

    不过,这第一道禁制,终于被他炼化了百分之二,他对黑暗法则的领悟更进一步。他打上自己的烙印后,终于掌控了一部分葬界棺。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能够调动一部分葬界棺的力量,同时那黑雾弥散,空旷地区再次露出十丈,扩大了一倍。

    心念一动,王铭顿时出现在屋中,看着外面开始昏暗的天色,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

    王铭一抬手,两个盒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打开其中一个盒子,炙热金光顿时散发开来,一个拳头大小的果子,此刻犹如一个金色太阳一般,将小屋照得通亮,屋中的温度也渐渐开始升高。

    这就是七品灵药金阳果。

    王铭修炼的功法此刻最需要的便是阴阳属性的灵物,这东西正好合适。

    数口吞下金阳果,金色的果汁如同岩浆滴落下来,王铭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如同出现数道炙热的火流在窜流,将他的身体烫的通红一片。

    他身上的衣服瞬间燃起火焰,紧接着化为灰烬,他的头发都在冒出火苗,熠熠生辉。

    运转功法,一股龙象的霸道气势散发开来,王铭整个人变得犹如天神般威武,龙象的虚影在他背后升起,相互追逐。

    不久,他又将极冻寒冰吞下,一滴极冻寒冰,堪比六品灵物,王铭刚一取出,便能感受到屋中的温度在迅速下降,三息时间都不到,整个屋子中便冒出无数寒气,在他的屋顶,甚至都开始结冰了。

    王铭不为所动,一口吞下,极冻寒冰入口即化,他体内的经脉内脏瞬间被冰冻,他整个人变成一座冰雕,只留下淡淡的灵魂力,开始观想龙象镇狱图,搬运功法。

    一个时辰后,天色彻底昏暗了下去,远处传来几声狗吠之声,街道之上几道神秘的黑影如风一般闪过,等再次出现,便已在王铭的院中。

    更远处,无数道黑影在暗中潜伏,默默观望。

    屋中,王铭突然睁开双眼,眼中一龙一象的虚影闪过,渐渐消失。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