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入奈何永不归

    “风水阵?何为风水阵?”

    闻言,有人不解,看向中间那个向四周不断观望的老者,问了出来。

    老者没有回答,反而开启灵眼,围绕周边在不断的走动,让众人疑惑不解。

    良久,他满脸是无奈,叹了口气,开口道:“世间无处没有风,无处没有水,无处没有风水。天地间存在无数‘气场’,玄妙复杂,特别是一些山川河流中,这种气场尤为明显。而风水便是研究这些气场的一门学问,它十分复杂,涉及龙脉、明堂、穴位、河流、山川、葬墓、星象、气象等多方面。”

    “风水能够顺应天地,改变天地,甚至利用天地,以达到天人合一的至善至高境界。说来,我等借助天地之势,也是一种利用气场的方法之一,只是我等的利用太粗糙了。”

    老者摇了摇头,叹息道。

    “而风水之阵,便是利用天地风水,改变气场,强大之处,甚至能够改变天地星辰运转。寻龙点穴,逆天改势,不在话下。”

    嘶!

    闻言,众人倒吸一口气,风水之阵的神奇,令人震撼,也令人神往。

    “风水师的强大,无人可知。传言,四万年前的卧龙先生便是一位风水大师,他的神鬼八阵图,更是赫赫有名的风水神阵,强大之处,能够逆变空间,扭曲时空,又岂是我等能够企及的?”

    老者继续说道:“风水师是一群极为神秘的人物,天下少见,不曾想我等今日会遇上一位,真不知道是该幸运还是悲哀?”

    “你是说,我们如今便身处那风水阵中?”

    “不错,除了那神秘的风水阵,我想不到其它了,阵法虽然玄妙,但以你我之能,也有迹可循,可风水阵不同,它直接调用天地之力,你我如何能够窥探?”老者苦笑。

    众人沉默了,面对着未知的危险,恐怖的风水阵,他们心中沉重。

    “第二关:生不回,死不退,一入奈何永不归!”

    就在此时,王铭那淡漠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众人心中一惊。

    “王铭,出来,你给我出来!”有人朝着黑暗中喊叫,但却无任何声音回答他。

    “王铭,我们此次认栽了,你出来吧。”

    “不错,大不了我们不要你身上的宝物了,你放我们离开!”

    黑暗之中,王铭冷笑,眼中闪过浓浓的嘲讽。

    放你们离开?

    打不过就想认输离开,天下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这是生与死的抉择,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

    既想要命,又想要宝物,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就想要放弃宝物保住性命,不存在的。

    当即,王铭启动阵法,无数玄妙的铭文阵纹在虚空之中蔓延开来,天上的星光垂落,黑暗法则波动,地脉之气冲起,渐渐在黑暗之中凝聚成一道三丈宽的黑色桥梁。

    黑桥蔓延到众人面前,另一半延伸到黑暗中,桥之上一片死寂,黑色的阴风吹来,令人不禁打了个冷颤,心中一股寒意无法抑制的蔓延开来。

    黑桥之上,两个潦草的黑色大字印在上面:“奈何!”

    黑桥之下,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深渊,云雾缭绕,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线。

    “奈何桥?怎么可能?”众人心神震荡,惊骇不已。之前是黄泉,现在是奈何,难道这里真是幽冥地狱?

    “这不可能,这个世上没有幽冥地狱,况且,幽冥地狱也不可能这么弱。”一些人不相信,摇了摇头。

    “的确,这是风水阵势衍生出来的规则,模仿幽冥,虽具有几分神异,但并不是真正的幽冥地狱。”老者点头道。

    “不过,就算如此,也不是我们能够破除的,这桥上定然还有莫大凶险。”老者面色凝重道。

    其余人下意识点点头,众人都想要离开那“奈何桥”远一些,可是,事与愿违,他们没有选择。

    这时,周边的陆地开始渐渐消失,化为一片深渊。

    “啊!”

    突然,一声惨叫,一人所占据的地方直接消失,那人毫无任何防备,呈自由落体径直摔落下去,转瞬间就不见任何踪影。

    “御空起飞!”一些人脸色大变,想要飞起来,可是,这方天地,并不允许他们飞行。

    “快上桥!”

    此刻已经由不得他们选择了,看着那快速消失的陆地,他们知道,自己眼前只有一条路,尽管不愿意,但他们没有实力反抗。

    上了桥,回头看去,黑暗中除了这座桥,其它的陆地已经全部消失了,众人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就是脸色一变,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桥上还有什么危险等着他们。

    他们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危险,只觉得四周除了一片死寂,并无其它任何声响及异动。

    “啊,你们都不得好死!”

    突然,一人大叫,像是发了疯一般,抽刀便向旁边砍来,旁边之人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没来得及防备,顿时被斩杀。

    那人不停,继续向着其他人砍来。

    “你干什么?疯了吗?”旁边顿时有人喝道,拔剑阻止。

    “你们都要死,死!”男子脸上含泪,带有疯狂,似乎是很悲伤。

    两人顿时交战在一起,短时间内不分胜负。

    “啊!小小,你不要走!”

    突然,又是一阵凄惨的哭声响起,众人看去,只见一人爬上桥栏,朝着桥上跳了出去,坠入无尽深渊。

    顿时,一股恐惧的气氛弥漫开来,无缘无故,就这样跳了下去,众人心中仿佛被蒙了一层阴霾,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接下来,有人疯狂大笑,有人像是傻子般在痴笑,有人如丧考妣嚎啕大哭,他们无一例外,要么跳入深渊之中,要么与别人拼杀,要么自杀而死,场景极其诡异。

    “不好,他们定是中了幻阵,才会如次疯狂,大家小心!”有人察觉到不对,喊了出来。

    但是,尽管有所察觉,这种无声无息的攻击,他们依旧防不胜防。很快又死去了数十人,短短半个时辰内,便再次死去二十多人。

    其实这其中并非只有幻阵,王铭的阵纹中有引发负面情绪,勾引人们心中带有遗憾的回忆的能力,而且还能将之无限扩大,所以会有人疯狂。

    除非心中无任何遗憾之人,否则定会中招。

    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此刻活着的,仅仅只有三人,两男一女。

    这时,奈何桥渐渐退去,周围的场景再次变化,三人渐渐恢复过来,但脸上的悲伤依旧不见消散。

    “我愿意投降,只求放过一命!”中年男子心有余悸朝着黑暗中喊道,他的精神差点就崩溃了,到时便会如其他人一样,自杀身亡,这种感觉,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三位,感觉如何?”

    王铭的身影突然自黑暗之中走了出来,看着三人,淡淡道。

    “我愿意投降,我愿意认你主,只求你饶过我!”中年男子急忙道。

    其余两人眼神微动,蓦然不语,这是他们没有想过的结果,谁又曾想过,对付一个少年,出动这么多人,还是被人灭了。

    “那好,你过来!”见此,王铭一笑,对着男子道。

    男子心中莫名一松,走了过来。

    “跪下!”

    王铭冷喝一声,让男子心中冰凉,他犹豫了,王铭这是在践踏他的人格尊严,若是他真的跪下,则一生都抬不起头来。

    “怎么?你不是要认我为主吗?”王铭声音中带着冷厉之气,淡淡道。

    “是,主人!”男子眼神一颤,在三人的注视下,立刻跪下。

    “很好。”

    王铭点头,陡然出手,一掌拍在男子脑袋上。

    “你——”

    男子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不是已经跪下了吗,王铭为何还出手?直到他临死前,都不明白其中原因。

    另外两人眼中也闪过一丝惊骇与不解,他们实在想不明白王铭为何要这样做,那人都已经认主了,王铭还不放过对方?

    “哼!就凭你也配作我的奴隶?废物一个,要你干甚?”

    王铭眼神冷厉,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以为认主就能逃过一死,怎么可能?说了要杀你就杀你,他王铭向来说到做到。

    “你们呢?”

    王铭掌中风云汇聚,金焰腾空,化为飞龙,渐渐凝聚出一柄金色长枪,与此同时,左手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蓝色象柱,冰冷的寒意瞬间充斥这方天地。

    “想好怎么死了吗?”